054:偷窃

小说: 最终猎手 作者: 王适从 更新时间:2020-05-21 01:10:34 字数:1836 阅读进度:54/79

宫田一悄悄尾随二人来到独立舱区域,经过连续几天的观察,总算是锁定了两人的舱室位置。

在一次舱内人员晚上开集体例会,普及飞船相关知识以及注意事项时,宫田一偷偷溜掉,通过钥匙的复制打开了舱门,盗走了里面的包括背包在内的一切财物。

通过猫眼确认舱门外一切无恙,宫田一把背包拿到桌子上,缓缓拉开背包的拉链。

遗憾的是,经过一番的查找,背包里面是什么值钱的东西也没有,甚至也不像是一个被如此看重的背包。

包里的东西很少很少,一个上手不重,卖出去也值不了几个钱的铁盒子、几瓶颜色各异的药水、几瓶风干碎化的草药、还有一块用塑料真空包装好的肉干。

唉,失策了。宫田一心想。

这几样东西没有什么利用的价值,药水上没有说明,只有数字标号。草药也不知道是什么,要硬说的话,唯一有用途的可能就是那块肉干了。

“真好换一下口味。”宫田一拿起密封好的肉干,放在灯下仔细端详了好久。

这肉没有猪肉的那种肉质,也没有牛肉的那种纹理,宫田一是完全看不出来这是什么肉。

但从常理来说,能被做成肉干,那肯定是可以吃的,所以宫田一也没有顾虑的就把肉给留下了。

当然了,关于这个背包以及其他的物品,宫田一是不可能留下的,如果小女孩和大叔那边报失的话,防卫队的那群人应该很快就会找上门来,但这无所谓,只要东西不在自己这里被找到,宫田一就不会有证据被认定为是小偷。

这样,宫田一也会有更多的理由和借口来解释。至于后面可能的监控调用,那是后面的事情了,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反正再怎么糟糕,船是已经上了,无论如何也会抵达镇海星。

为此,宫田一在一大早就出门将背包给扔掉了,为了耗费防卫队的更多调查时间,宫田一特地从自己所在的船体右侧来到船体左侧,也就是靠近unief住舱的那块地方进行遗弃。

在一切妥当后,宫田一再次回到了房间中。

当他再次回到工作台时,他突然发现自己离开前打开的肉干变大了一圈。

错觉吗?

肚子的叫声很快就把宫田一的顾虑给打消掉了,甚至他觉得,就算肉块是已经变质了,吃下去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拉一顿而已,无所谓。

“总感觉味道怪怪的”

肉干已经下肚,味道算不上好,烟熏的感觉是有的,但是没有那么浓厚,而且也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调料,制作这个东西的人好像完全不把它当成是食物看待。

“不管了,早餐算是吃过了。”

飞船里没有太多的娱乐设施,宫田一依靠独立舱自带的电子游戏设备又度过了浑浑噩噩的一天。

说起来也奇怪,吃完那个肉块以后,现在都过去十几个小时了,完全不觉得饿。

就在宫田一准备洗漱睡觉时,忽然感觉到腹部一阵剧痛,这种疼痛不像是平时的胃疼,或者说是与平时所有的疼痛都非常不同。

痛感是从腹腔传来的,这让宫田一联想到自己应该是吃坏什么东西了,便捂着肚子搀扶着墙壁到医疗箱前寻找药物。

宫田一也来及一瓶一瓶的看药物的作用了,反正是写有胃药的两个字他都吃了下去。

他忍了剧痛十数分钟,但仍然没有好转的迹象。

他想到了船上的医疗队,房间里是有急救按钮的,这是为了应对急性病患者需要救助的情况发生。

宫田一还是犹豫了片刻,如果可以的话,他还真的不像叫人来。只是现在已经没有办法了,腹部的疼痛非但不减,反而是愈来愈剧烈。

“管不了这么多了。”

就在宫田一准备前往按钮时,身体却根本就不听从他的使唤,所有关于求救或者走出这个房间动作全部都无法被执行,并且脑海里像是被占据了一样,出现了另外一个不属于自己的思想,同时像是声音一样的萦绕在他耳边。

不能求救。

“谁?谁在说话!?”剧烈的疼痛之下,宫田一觉得自己有些恍惚,以为这是幻听。

然而类似于这样的声音完全没有消失,反而是越来越频繁,声音越来越轻盈,然而语气也越来越沉重。

随着声音的持续,宫田一身体的剧变也随之到来。

但疼痛之下的精神高度紧张,持续的体力消耗逐渐加大,宫田一已经没有力气再进行其他的活动了,只能是如同被捆绑在椅子上一样的,通过洗漱台前的镜子查看着自己愈发吓人的变化。

首先是身体的毛发开始大面积的脱落,所展现的特性就如同一个化疗的病人,然后是体表皮肤的硬化,虽仍然保留皮肤的外表,但总体的触觉上已经向老茧演变。

这个变化发生后,直到很久的一段时间里,宫田一体内的痛感减少许多,身体的变化也基本停止了下来,虽肢体仍然只能维持着坐姿,但神经的松懈使得宫田一的疲惫迅速释放,逐渐的沉入睡眠的边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