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毒杀苏叶】

小说: 诸天万界抓反派 作者: 借乐 更新时间:2018-10-13 06:42:18 字数:4580 阅读进度:315/346

苏叶笑着说,“放心,我不会坐这个皇位。我要你把皇位让给元嵩。”

“元嵩?”魏帝魏帝眼睛一缩,“是他!”

显然,魏帝以为是元嵩找到苏叶,让苏叶帮他成为皇帝的。

“你不要误会,是我要让他当皇帝的。”苏叶连忙说。他指导员元嵩不想和魏帝闹的不愉快,既然如此,他也乐意把这一切揽在自己身上。

“这样啊!”魏帝虽然这么说,但是他心中对元嵩还是有些疙瘩。毕竟是元嵩取代他成为新的皇帝。

“好了,限你明天召集所有大臣,当众宣布把皇位传给元嵩。”苏叶说,“不要耍花招,我虽然暂时解除了你的痛苦,但是并没有彻底解除。只要我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你再次享受一下那种痛苦。如果你不信可以试一试。”

“不敢,不敢!”魏帝连忙说道。

他现在见识到了苏叶的可怕,哪里还敢耍花招?

“不敢就好。”随后,苏叶就离开了上书房,找到了元嵩。

“先生,怎么样了?”

“放心!搞定!明天你父皇就会当众宣布把皇位传给你。”

“真的?”元嵩激动地惊呼一声。即便元嵩对皇位并没有太大的野心,但是当他真的坐上这个位置的时候,他依旧控制不住地兴奋。

“好了,我能做的就这么多了。”苏叶说,“不过,如果你忘记了你的信念,那我不介意再换个皇帝。你知道这对我来说并不难。”

元嵩顿时惊醒,“先生放心,元嵩一定不会忘。”

元嵩明白,他能够成为皇帝,完全是苏叶的功劳,苏叶能够让他成为皇帝,自然也能把他让出皇位。

这就意味着,皇帝并不是顶峰,苏叶才是最厉害的,是能够凌驾于皇权之上的。

之后,苏叶就离开了皇宫。

第二天,魏帝果然召集所有大臣,当众宣布要将皇位传给元嵩。而且,择吉日为元嵩举行登基大典。

魏帝这个决定让,没有人都蒙了。

魏帝正值壮年,怎么会突然把皇位传给元嵩呢?

不少大臣都请魏帝三思。就连元彻也提出了质疑。元嵩太仁慈,根本不适合当一个皇帝。

面对众人的质疑,魏帝很是无奈,他也不想把皇位传给元嵩,可是他能有什么办法?如果不照做的话,他就会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的感觉,他永远也不想再感受了。

于是魏帝猛然站起来,沉声道,“朕意已决,众卿家不必再劝。”

听魏帝这么说,众大臣叹了口气,他们都觉得可惜。毕竟他们眼中让元嵩当皇帝,实在不是什么良策。

而元彻则是愤恨,他不仅愤恨元嵩,同时愤恨魏帝。只是在这大殿之上,魏帝已经下了决定,他也不好再说什么。

不过,退朝之后,元彻就主动找到了魏帝。

“父皇,您这是为什么?”元彻很是不明白,魏帝为什么要把皇位传给元嵩。

魏帝叹息一声说,“彻儿,朕也没办法。”

元彻皱眉,“父皇,究竟是怎么回事?”

“哎,是苏叶让朕把皇位传给元嵩的。”

“苏叶?”元彻一愣,“就是那个高手?”

魏帝点点头。

“哼!他又不是朝廷中人,有什么资格管朝廷的事?”元彻不满道,“父皇,你也会听他的?”

“你不懂!他虽然不是朝中人,可是他有绝对的武力!”魏帝说,“没有人能够对付他,那就只能听他的安排。”

元彻这下明白了,“父皇,您可是被他威胁了?”

“哎!”魏帝没说话但是意思很明显。

元彻愤怒了,“一个小小的武者,竟敢威胁父皇,我看他是活腻了!请父皇下令,儿臣这就带人去把他抓起来。”

“不可!”魏帝连忙说,“你带再多的人也没用。你不是不知道他有一种特殊的能力,能够让人一动不动。而且,他还有一种能力,能让人非常痛苦。那种痛苦简直生不如死!我是不想再承受那种生不如死的痛苦了。”

元彻听了顿时皱眉,‘父皇看来是真的被那个苏叶整怕了。哼,一个小小的武者,竟敢插手皇室之事,真是不知死活!’

“父皇放心,儿臣明白了。”

元彻已经决定要杀死苏叶了,只有杀死苏叶,才能让魏帝脱离威胁。

至于魏帝说的不能带兵去抓苏叶,元彻自然会意。杀人可不止这一种方法。

魏帝自然也明白元彻的想法,而他正是要靠元彻去刺杀苏叶。

魏帝知道,杀死苏叶的概率真的真小,一旦没有杀死苏叶,那苏叶知道了,肯定没他好果子吃。

而让元彻去办就不一样了,即便失败了,他也可以把责任推得一干二净。可是,一旦成功了,皇位还是他的。

这种好事,他何乐而不为呢?

虽然这对元彻有些坑,但是他自己乐意,谁能管得着?

其实,这件事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杀死元嵩,但是他们两个还下不了那个狠手。

元彻离开之后,找到了元嵩。

“七哥,你来了。”元嵩看到元彻过来,有些尴尬,毕竟这皇位本是应该传给元彻的,但是现在被他给截胡了,元彻能不恨么?

元彻笑着说,“十三弟,恭喜啊,你天生睿智,仁鱼义无双,将来一定是一位好皇帝。”

元嵩听了笑呵呵地说道,“七哥过誉了。”

元彻心中冷笑,救你这样还想当皇帝?真是做梦。

不过,他还是说道,“十三弟如今被钦定为储君,那是不是该大宴宾客?让你那些朋友也分享这个好消息。”

“七哥说得是,确实该大宴宾客。”元嵩点点头。

他能得到皇位确实很意外,这其中的兴奋,自然应该和众人分享。元嵩最想请的人,还是苏叶,没有苏叶,就没有他的皇位。

元彻听了说道,“这事就交给七哥来张罗怎么样?就安排在后天,你把你那些朋友都请来,一起庆贺庆贺。”

元嵩自以为元彻是真心要帮他办宴会,心中感动不已,“那就多谢七哥了。”

元彻笑着说,“你我你我可是亲兄弟,兄弟之间,何须客气?”

元彻随后告辞离开,接着他就忙碌起来,当然是忙着安排这次的宴会了。

这次的宴会,他可不能不上心。因为他要在宴会上毒杀苏叶。

当天下午,请帖就送到了苏叶府上。不够,苏叶并不在府中。所以,并不知道这事。

还是第二天晚上,苏叶回府的时候才得知元嵩请他参加宴会的事。

“看来这小子也挺兴奋啊!”苏叶笑着说,“那我就去看看。”

如果是别人请客,苏叶肯定不去。不过元嵩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转眼间到了宴会这一天,这次的宴会在皇宫元嵩的宫殿中举行,苏叶准时前往。

元嵩并不确定苏叶会来,不过他还是在宫门口安排了人等待苏叶到来。

虽然见过苏叶的人不多,但有苏叶的画像在,足以辨认苏叶了。

等在宫门口的将军大老远看到苏叶到来,就安排人去通知元嵩了。

这是元嵩安排的,只要苏叶到来,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他。

苏叶来到宫门口,就被将军热情地迎接,朝元嵩的宫殿而去。不过,在半路上还是遇到了元嵩。

苏叶可是元嵩的贵客,元嵩当然要亲自迎接。

对于元嵩亲自出来迎接,苏叶并没有太在意,不过,他还是很满意的。

很快,苏叶就随着元嵩来到了宴会会场。

此刻宴会已经来了很多人,大多都是元嵩的朋友,也就是那些王公子弟。至于那些公卿大臣,并不想元嵩的宴请之列。不是元嵩不想请他们,而是不适合。

苏叶到来,众多王公子弟连忙起身欢迎。连身为储君的元嵩都亲自出去迎接,他们哪里还敢摆架子。

当然,敢摆架子的人还是有的,那就是元彻。

元彻自认为自己是皇子,比苏叶身份高贵,对于苏叶的到来,并没有任何表示。

对此,苏叶并没有在意,一个皇子而已,他还不放在眼里。如果这个元彻敢找他的麻烦,他不介意把元彻抓进监狱空间。

苏叶坐下来之后,众人就开始喝酒,一个个觥筹交错,兴奋不已。

如今元嵩当了皇帝,他们这些跟元嵩关系好的人,当然就发达了。

就连一直冷冰冰的宇文玥都罕见地露出了笑容。元嵩当了皇帝,必然不会对付燕洵一家,他也就不用再为怎么救燕洵发愁了。

自从苏叶到来之后,元彻就一直关注着苏叶。他发现苏叶并没有喝酒,就连酒杯都没有碰。

‘难道他已经识破了我的计划?’元彻摇摇头,‘不可能!’

于是元彻对元嵩说,“十三弟,你对苏叶先生如此崇敬,为何不见你向他敬酒?”

元嵩听了尴尬一笑,“七哥说的是。只不过,上次燕洵生日宴,我向他敬酒,他并没有喝。所以,我也就不去触霉头了。”

元彻听了,心中大为无奈,‘没想到这个苏叶如此不近人情。’

随即,他又说道,“这就是你的不对了,这次宴会主角是你,不管苏先生喝不喝,这酒你还是得去敬的。”

元嵩听了点点头,“七哥说得极是,我这就去。”

于是元嵩端着一杯酒来到苏叶面前。

“先生,元嵩能有今日,全赖先生成全。在此我敬先生一杯。”

元嵩说着把酒端到苏叶面前。他希望能和苏叶同饮一杯。

苏叶缓缓端起桌上的酒,他其实早就发现这酒里有毒了,虽然这毒无色无味,可是但依旧逃不出他的探查。

他那五星的五感技能和六星的医术技能可不是吃干饭的。

虽然苏叶早就知道这酒里有毒,但是他并不确定这毒是谁下的。

元嵩是不可能的,别说他现在还没有真正登基称帝,就是他真正登基了,他也不会这么对付他。因为做一国之君可不是那么容易的,元嵩还得仰仗他呢。

除了元嵩,就只有元彻有可能了,毕竟这是在皇宫之中,能在皇宫中下毒的,只有那些皇族了。

但是苏叶并不是很确定这毒一定是元彻下的,因为很有可能是魏帝元云下的。

所以,之前,元彻一直在关注苏叶,苏叶同样在关注他。不过,苏叶的方法可就高明多了,他脑海中的随身地图,已经显示出元彻的所有动作,只需要用耳朵注意元彻说的话就可以。

他听元彻怂恿元嵩来向他敬酒,就已经有八成肯定是元彻下毒了。

还有两成可能是元彻和魏帝元云同时谋划的下毒事件。

清楚了其中的缘由之后,苏叶端起酒杯,和元嵩轻轻一碰。

远处的元彻看到这一幕,眼睛顿时一亮,只要苏叶喝下这杯酒,就大功告成了!

元嵩也很激动,苏叶的表现已经说明他愿意和自己同饮此杯。他当然高兴了。

随后,两人分别将自己杯中的美酒饮下。元嵩这才满意地离开了。

远处的元彻看到苏叶真的喝下毒酒,脸上顿时露出了笑容,不过他并没有开怀大笑。虽然苏叶喝下了毒酒,但还没有死。只有等苏叶真正毒发身亡了,他才会真正地开怀大笑。

苏叶当然看到了元彻的笑容,心中不由得冷哼,‘先让你得意一阵子。待会儿再找你算账。’

元彻敢给他下毒,苏叶当然不会放过他。别说元彻是元嵩的哥哥,就算魏帝元云,敢给苏叶下毒,也照抓不误。

苏叶喝下那杯毒酒之后,元彻就一直看着苏叶这边,期待着苏叶毒发身亡的那一刻。

可是他等了很久很久,最后宴会都会结束了,他都没看到苏叶有任何异常。

于是他的脸色顿时青了。

‘这是怎么回事?我给他下的是最厉害的玄阴散,这毒只要沾上一丁点就足以致命!整个皇宫中,也只有这么一点存货,可是为什么他没有被玄阴散毒倒?’

元彻百思不得其解,他哪里知道苏叶已经万毒不侵,别说这二星世界里的毒药,就是六星世界里的毒药,都不可能给苏叶完成丁点影响。

也就七星以上的世界里的毒能够威胁到苏叶。可是那种毒,他元彻有可能得到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