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罚酒一杯】

小说: 诸天万界抓反派 作者: 借乐 更新时间:2018-10-13 06:42:16 字数:4639 阅读进度:311/346

看到这一幕,苏叶笑了。楚乔依旧还是出手了。

其实,苏叶原本可以直接缓解汁湘的危机。只要他说一句不准杀人,难道宇文怀好违背他的决定么?给宇文怀一百个胆子,看他敢不敢。

只是这样一来,就没有楚乔出手的机会了。

苏叶需要楚乔出手解决汁湘的危机,以此在宇文玥等人的面前露脸。

毕竟苏叶希望楚乔将来进入青山院,接受宇文玥的磨炼。而要想楚乔能够进入青山院,至少得让宇文玥知道楚乔的存在吧。否则,宇文玥知道楚乔是谁?

其实,上次在在人猎场,就是楚乔最好的表现机会,虽然原剧中人猎场中三十个人最后只剩楚乔一人,而且楚乔同样身受重伤。

不过,正是因为这一场无比惨烈的人猎赛,才让楚乔那敏捷的身手被众人发现。

也正是因为楚乔敏捷的身手才会被宇文玥另眼相看。

可是如今因为苏叶的“捣乱”,让楚乔没了表现机会,于是也就没有人知道楚乔那矫健的身手。

而这次的宴会正好给楚乔一个表现的机会,虽然这次的宴会不会让楚乔表现太多,但是能在众人众人面前露个脸,让宇文玥知道楚乔的存在,知道楚乔这个人也就足够了。

否则将来宇文玥挑选侍寝婢女的时候,谁知道楚乔是谁。

楚乔把汁湘手中的酒杯打落之后,所有人都朝她看过来。

宇文怀同样黑着一张脸看过去。酒杯被打落,的计划自然就落空了。

辛苦筹备的计划,就这么被人毁了,他当然要找人发泄一下。而这个人当然就是让他计划落空的楚乔。

“拿下!”

随着宇文怀一声令下,很快就有府兵把楚乔抓了过来。

宇文怀瞪着楚乔,冷冷地说道,“小小贱婢,敢在宴会上捣乱,找死不成?”

楚乔低声请求道,“求各位公子饮酒,不要拿我姐姐的性命做赌注。”

“裕王和公主在此,岂有你说话的份?”宇文怀说着吩咐下人要把楚乔杀了。

苏叶知道,该他出手了。

于是说道,“慢着!”

苏叶这一说话,众人顿时看过来。宇文怀的表情明显有些哀怨。

楚乔也喷出苏叶就是那天救她们的的人。

“打翻一杯酒而已,罪不至死。”

原剧中,燕洵为楚乔求情,宇文怀以府里的规矩为借口回绝。

可是现在宇文怀哪里敢这么说,强者就是规矩,苏叶的话就是规矩!这是这个世界的人的普遍认识!

宇文怀无奈地说道,“她犯了错,总得受点惩罚吧。”

众人看到宇文怀如此模样,顿时忍俊不禁。他们也都知道宇文怀曾在苏叶手中吃过亏。

苏叶点点头,“犯了错,却的确该受罚。这样吧,就罚她喝一杯酒。”

众人听了都是一愣,这是在奖励她还是在惩罚她?

不只是那些王公子弟,就连楚乔、汁湘这些这人,也都觉得荒唐。

“这,这不妥吧。”宇文怀有些苦恼地说道。

打翻了就被,破坏了他的计划,还要给她喝一杯酒?这是哪门子的道理?

苏叶笑着说,“刚才宇文玥迟到,你们罚他一杯酒,如今她不过打翻一杯酒而已,怎么就不能罚她一杯酒?”

众人听了心说,这婢女能和宇文玥比么?

在众人眼中,楚乔身为奴婢,确实不能和身为主人的宇文玥相提并论。

但是在苏叶眼中,楚乔和宇文玥是一样的。在场的众人,无论是王公贵族,还是丫鬟婢女,在他眼里都一样。

就像在宇文怀和宇文玥眼中,府中的下人无论是银铃铛下人,还是铁铃铛下人都是任打任骂的对象。

宇文玥能罚酒,楚乔自然也能罚酒。

宇文玥听苏叶把他和一个婢女相提并论,顿时不高兴了,于是他冷哼一声道,“一个小小的婢女,凭什么和我相提并论?”

苏叶笑着说,“在我眼里你们全部都一样。”

宇文玥并不认识苏叶,而他刚刚来到宴会上也没有得知苏叶的身份,所以,他只把苏叶当成一位普通的王公子弟看待。

于是,宇文玥冷哼一声,“狂妄!”

苏叶笑着摇摇头,直接赏了宇文玥一道一阳指,“好好反省反省吧。”

宇文玥中了一阳指,顿时不能动了。

宇文怀看到宇文玥被苏叶教训,心中暗自得意,‘让你嚣张,现在吃苦头了吧。’

其他人看到苏叶随手就把宇文玥定住了,谁也不敢再多说什么,显然默认了苏叶说的话。

宇文怀知道这事已成定局,于是朝朱顺呵斥道,“愣着干什么?还不快端一杯酒过去?”

朱顺无奈,只能端起一杯酒给楚乔递过去。

不过他心中却愤恨地想着,‘敢让老子给你端酒,早晚弄死你!’

苏叶知道,他这样处罚楚乔一定会让众人不满。不过,苏叶这次破坏了宇文怀的念头,宇文怀已经对恨透了楚乔,所谓债多不愁,也不在乎这点事情。

楚乔没想到真的会罚她喝酒,她看了苏叶一眼然后心安理得地接过酒杯一饮而尽。

这时,燕洵过来朝苏叶抱拳道,“先生宇文玥不认识先生,还请先生放过他这一次。”

“也好,我就看在你的面子上饶他这一次。”

苏叶说着就接触了宇文玥的定身术。

宇文玥解除定身术后,满是后怕地看着苏叶,刚刚全身不能动的那段时间,可真是把他吓坏了。

那种情形下,就算是一个小孩子也能杀死他。

同时宇文玥也明白,为什么苏叶会说在他和楚乔一样了。

随后,宴会继续。不过,再也没有苏叶什么事,所以没过多久,苏叶就离开了。

…………

宇文怀和朱顺一心要把楚乔搞死,临惜和汁湘最终还是决定把楚乔送出宇文府。

一如原剧一样,锦烛帮临惜找了一枚出府对牌,同时把一套染了毒的算筹交给他。目的是为了通过临惜毒杀宇文灼。

原剧中,宇文怀这次的计划确实成功了,只可惜最终宇文灼并没有真的死去。宇文灼最后被抓宇文玥救了。而宇文灼也将计就计,借这次毒杀,将自己隐藏在暗处而已。

只是可惜了临惜,他成了这次毒杀计划的唯一牺牲者。

宇文玥有能力救宇文灼,自然有能力救临惜,可是宇文玥不仅没救他,还亲手给了他一剑。

当然,宇文玥也是不得不这么做,如果临惜还活着,那宇文怀就很容易推测出宇文灼也还活着。

那样的话,宇文怀依旧会想办法杀死宇文灼,宇文灼也就没办法隐在暗处了。

宇文玥必须杀死临惜,可是苏叶却不想让临惜死了。

这天,临惜拿着锦烛给他的算筹,准备前往宇文灼的住处,可是他刚要出门的时候,忽然后脑勺一痛,整个人晕了过去。

苏叶解除隐身状态,显出身形,捡起掉落物地上的那盒算筹。

这算筹上涂有剧毒,甚至在那算筹盒中还有一只毒蜘蛛。

不过,对万毒不侵的苏叶来说,这点毒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时,苏叶身边又出现另一个苏叶,这当然是苏叶的分身了。

苏叶把算筹递过去,“交给你了。”

分身笑了笑,没说话。他接过算筹,变成临惜的样子,离开了房间。分身离开后苏叶也带着临惜离开了宇文府。

苏叶分身这边扮演临惜,和原剧一样,来到宇文灼的房间。

宇文灼在拿算筹的时候,顿时被盒子里的蜘蛛蟹了。

很快,宇文灼中毒倒在地上。而苏叶也同样装作中毒死去的样子。

系统商城里的假死功法,苏叶学了之后,能够伪装十数种死法。

装中毒身亡实在太容易了。

很快,宇文玥得到消息和月七等人赶了过来。此时的宇文灼已经奄奄一息。

看到宇文灼中毒,宇文玥并没有惊慌。青山院的解毒秘药还是能解宇文灼的毒的。他只是在思考怎么解决这件事。

很快,宇文玥就有了决定,他让月七把宇文灼带回密室解毒。然后,又让人在府中放了一把火。

宇文玥就是要制造混乱,只有府中越混乱,他的行动才能够更隐秘的进行。

“公子,这个临惜怎么处置?”

“他敢对我祖父下毒,死不足惜。把他火华了吧。”

之所以要火化,是不想临惜身上的毒再传给其他人。

就这样变成临惜的苏叶分身,被宇文玥丢进了火堆里。

这一幕正好被赶来的楚乔看到了……

苏叶分身当然不可能被这一把火烧死了。不过,就算苏叶分身被杀死了,也会变成潜力值回归苏叶体内。

苏叶带着临惜回了他在长安城的那处宅院。不过,他并没有打扰那些婢女,所以那些婢女并不知道苏叶带人回了宅院。

房间中,苏叶给临惜喂了一颗解毒丹,然后伸手在临惜脑门上一弹。临惜很快就醒了过来。

“这是哪儿?”临惜摸着脑门儿坐起来。这时他也看到了苏叶于是问道,“你是谁?”

“有这么跟恩人说话的么?”苏叶说,“刚刚我救了你,你知道么?如果不是我,你现在已经死了。”

“你救了我?”临惜显然并不明白这其中的缘由。

“你今天晚上是不是要去侍奉宇文灼玩算筹啊?”

临惜点点头。

“我告诉你,那算筹上有毒!你拿了那个盒子,所以你中毒了。如果不是我给你解毒,你现在已经魂飞天外了。”

“有毒?”临惜顿时瞪大眼睛,“那算筹上怎么会有毒?”

“当然是有人故意下毒了。”苏叶如是说。

“那算筹是锦烛给我的,难道说,他想害我?不对,她想害的人是老太爷!”临惜顿时明白了其中的关键。

苏叶笑着点点头,“你还不笨。”

“不行,我得把这件事告诉公子!”临惜说着站起来。

“你给我坐下!”苏叶一把将临惜按倒,“你现在已经是一个死人了!”

临惜皱眉,他不明白苏叶这是什么意思。

苏叶解释说,“现在你已经被宇文玥认定为死人了。所以,你以后,不能在以你原来的身份出现,如果你做不到,那以后就不准离开府上。”

苏叶不能让临惜还活着的消息泄露出去,不只是为了宇文玥和宇文灼,更是为了楚乔。

“公子,我明明还活着,怎么就变成死人了?”临惜很是疑惑。

“不明白就憋着!”

苏叶当然不能跟临惜解释,他变成临惜的样子装死骗了宇文玥。

“既然要换个身份,那就不能以你现在的样貌见人。”苏叶说着拿出一张人皮面具,“把这个戴在脸上,可以伪装你的身份。”

临惜有些犹豫,他不知道自己该不该接。因为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么做。

看到临惜这个样子,苏叶顿时皱眉,这么不听话,肯定要出大事。

于是苏叶直接赏了临惜一道生死符。

中了生死符的临惜,顿时倒在地上打滚。

临惜咬着牙说道,“你对我做了什么,我好痛苦!”

“以后,我就是你的主人,你的命是我救的,你以后必须听我的,如果有半点违逆,这就是惩罚。听明白了么?”

“明白了,小的明白了,请公子饶了小的吧。”

苏叶这才解除了临惜的痛苦。

临惜跪坐起来,心有余悸地看着苏叶。刚刚的痛苦实在让他不忍回忆。

只是他不知道,他刚刚只承受了这痛苦十来个呼吸而已,可是当初宇文怀可是硬生生地承受了四盏茶的时间。

其实,苏叶也很无奈,如果他不这么控制临惜,让临惜出了岔子,那可就不好搞了。

“没有我的允许,你活着的消息不准告诉其他任何人,知道么?”

临惜恭敬地点点头,“小的知道了。”

苏叶满意一笑,“很好,你以后就叫惜福,做我苏府的管家。”

“苏府?”临惜听了顿时瞪大眼睛,“你就是苏叶公子?”

临惜身为宇文玥的伴读书童,当然也从宇文玥的口中听到过苏叶的消息。只不过他从来没见过苏叶。他更不会想到有一天苏叶会亲自救他,甚至让他做苏府管家。

看到临惜震惊的样子,苏叶笑着点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