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重视

小说: 枝头梅花 作者: 此文非文 更新时间:2020-09-16 22:34:46 字数:2508 阅读进度:60/60

秦青筹备了很久的白家沟之行,终于在期末的时候准备妥当。

白梅的报告文学虽然最终没有发表在公开刊物上,但是,在a城大学引起了重视,确切的说,是在栀子花文学社引起了重视。

秦青组织人搞了个募捐,筹了些钱,想去看望那里的老人。

白梅知道,那些钱里面,大部分都是秦青出的钱。

白梅最开始不同意,秦青咆哮了很久,她才勉强同意。

“那等到一放暑假,我就跟着你们去白家沟,我要在那过暑假体验生活。”

秦青兴高采烈地说道。

“什么?整个暑假你都要待在白家沟?不行不行”

白梅连连摇头。

“怎么?嫌我碍眼?我又不白住你们家,我会给生活费的。”

秦青立马就不高兴了。

秦青的脸,六月的天,说变就变。

“不是这个意思,我们农村腌臜,怕你这个千金大小姐不习惯嘛。”

白梅忙赔笑解释。

“我哪是什么千金大小姐,不过是他们有几个臭钱,我忝着脸跟着花一点而已。”

秦青不屑地笑了笑,脸上温和了许多。

大家一考完试就朝白家沟出发了。

秦青一说要去白家沟,白元、白中都跟着要去。

白梅想叫上白圆一块,谁知道她说有事要晚回去几天,白梅也没强求,毕竟,她和秦青有些不太对付。

跟着两个有钱人家的公子小姐,白梅想坐火车也是奢望。

“别去坐火车了,我买了机票,我们坐飞机。”

秦青大方地拍着白梅的肩。

“有我在,就不会让你受苦。”

听着秦青着话,白梅觉得有些别扭,如果白中说这个,她倒是还能接受一点。

“有我在,才不会让你受苦秦青,你怎么抢我台词呀?”

白中走过来,将手搭在白梅肩上,白梅抖了抖肩,将他的手抖了下去。

“别动手动脚的,保持距离。”

白梅命令到。

“是!”

白中马上呈军姿状站到了一遍。

白梅噗嗤笑着走开了,秦青嘴里骂了一句“跟屁虫”也走开了。

计划里没有白中,是他死皮赖脸非要跟着来的。

“就让他跟着吧,可以出钱出力。”

秦青龇牙坏笑着同意了。

离开白家沟那么多年了,白中这次终于逮着机会回去看看了。

他跟家里说,要和学校的社团去一个地方体验生活,帮助一些老人,做做好事。

黄道运最喜欢把行善积德挂在嘴上了,白中跟他这么一说,他立马就同意了。

秦茭也想跟着去,被秦青给骂回去了。

秦青她爸秦御河和黄道远都有意让秦茭和白中交往,以巩固两家的关系。本来,秦御河最开始是想让秦青和白中交往的,可是秦青不喜欢白中那样的,却看中了竺天。

秦茭一直很崇拜白中,上高中那会就经常至哥哥至哥哥地亲热叫着往白中家跑。

秦青很早就看出了白中对白梅的意思,故意不让秦茭跟着来坏事。

一别数年,终于要见到儿时的白家沟了,白中心里十分忐忑。眺望着机场远处地平线上的落日,白中陷入了不知道,白贵是否已经放下了心中对他的怨恨。

一行四人在热气正盛的午后到达了白家沟,住进了白梅家。

一进门,秦青就毫不见外地将白梅家里里外外都看了一遍,眼里全是新奇。

“我们这农村,不比你们城里面干净”

秦玉兰搓着围裙,不好意思地笑着。

“阿姨,白梅说你姓秦?我也姓秦,我们都是一个家门的人,这样,我叫你姑姑,行不?”

秦青爽快地说道。

秦玉兰张着嘴,受宠若惊地点了点头。她没想到这个穿着时髦的城里女孩居然一点也不嫌弃,反而还亲热地叫自己姑姑。

白中提着大包小包的东西,兜里还揣着一沓钱,准备去看白贵。

“我陪你去吧。”

白梅善解人意地跟着他出了门。

“不用,我自己去看看就行。”

白中没有让白没陪,自己一个人去了白贵家,也是他曾经的家。

走上曾经熟悉的小路,白中仿佛又回到了那个除了挨打就是挨骂的纯粹时光。

没走多久,残旧的房子就映入了眼帘。

白中的眼窝有些湿润。

“爸!”

白中冲着正在挑水的白贵,喊出了声。

白贵放下嘎吱嘎吱响的水桶,缓缓地转过身来,愣愣地看着白中。

“我不是你爸。”

沉默了一会,白贵冷漠地开了口。

“爸!”

白中跨上前,抓住了他正准备继续挑水的扁担。

“你来干什么?”

白贵将扁担摔在地上,举起手,准备打白中,可手却停在了半空中。

眼前这个人已经不是任由他打骂的白中了。

“我听白梅说起你的事了,我回来看看你和阿姨,还有弟弟。”

白中忙放下手里的东西,一只手提了一个水桶往灶房去,“呼啦”将两只水桶里的水都倒到了水缸里。

小时候,他也经常挑水,不过,他力气不大,每次水桶都装不满,相反,白梅每次挑水都能装满满的两桶水。

“他们人呢?”

白中四下看看,并没有发现其他人的影子。

“赶集去了。”

白贵依旧是话不多,不过,脾气似乎却好了很多,脸上没有了以往的横肉。

“我给你们买了点东西。”

白中将买的东西一一摆在堂屋的桌上。

“这是我自己攒的一点钱,爸,你着。”

白中将钱递给白贵。

白贵不接。

“爸,你拿着!”

白中直接把钱往白贵兜里塞。

白贵站起来躲开。

“东西收下,钱,不要。你走!”

白贵说着,就把白中往外推。

“爸,你拿着,这是我的一点心意。”

白中还想继续努力。

“滚!老子不需要!老子也不是你爸!”

白贵顺手抓过门后的笤帚就向白中身上扫去。

白中只好将钱原封不动地带走了。

白中悻悻地回到了白梅家。

白梅看他的样子也知道白贵没给他什么好脸色,也就没有多问。

秦青拿着电脑,正在做慰问计划。白元正在她旁边用纸和笔做着笔记。

白风这个暑假却罕见地没有往外跑,一直乖乖地待在家里,秦青他们来了之后,更是和他们寸步不离,晚上睡觉也是和白元一块睡。

秦青决定将马义方作为第一个慰问的老人。

“秦青,有件事我要告诉你那个,马义方是白圆的奶奶。”

白梅思前想后,还是决定把这各告诉秦青。

“什么?”

秦青一脸惊讶,有些愠怒,不过旋即有恢复了平静,衣服无所谓的样子。

“这没什么,她是她,马奶奶是马奶奶,两码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