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9章 番外-现代篇(一)

小说: 原着杀我 作者: 扶桑知我 更新时间:2020-05-23 14:31:59 字数:4225 阅读进度:139/145

在深夜大学校园宿舍中, 一片漆黑的窗户后,有一处小小的窗口还亮着微弱的灯光。

傅绾拿笔帽撑在下巴上, 昏昏欲睡, 长睫轻动, 似乎马上就要睡着。

她面前的楼梯窗台上点着一盏已经快要没电的台灯, 台灯旁放着一台pad, 笼罩着暖黄的光晕,pad上教授分享的课件停留在某一页。

傅绾其实已经困得要死了,她半眯着眼睛,看着pad上课件的内容在书上做笔记。

她咬了咬牙,强打起精神来,心想自己绝对不能输,于是又开始在书本上写写画画起来。

如果她现在就不学习了, 回寝室睡觉,没准期末成绩就被某人给追上来了。

傅绾的笔原本是在书本上飞速做着笔记,但一想到那个人,她的笔尖就一顿, 往旁边划了一道。

这一道弧线优雅, 酷似某人漂亮的下颌线。

与此同时, 那台在窗台上兢兢业业工作了大半夜的充电小台灯终于是将最后一丝光亮给奉献出去,黯淡了下来。

接着pad上微弱的光线, 傅绾看到了自己书本上突兀出现的那一道弧线。

她“啪”地合上书, 气哼哼地将桌面上的东西给收拾好, 摸着黑回了寝室。

打开寝室门的时候, 她的动作很小心,没有发出一点声响来。

只是在某个透着微微光亮的床帘背后,还是暴露了她某个舍友还未睡着的事实。

这个点了,还有能比她睡得更晚的,只有每天打游戏打到深夜的舍友穆滢。

傅绾轻手轻脚爬上床,打开手机,在微信里就收到了两条未读消息。

一条未读消息在很早之前就发送了。

而另一条却是刚刚发送过来的,所以这条消息停留在了悬浮窗的上面。

傅绾躺在床上,下意识地先点开了新收到了的那条微信,于此同时,来自同一个人的消息如连发弹一般弹了过来。

木木mua:[吓得小狗狗吃惊惊了都不能回神神了.gif]

木木mua:卧槽!!!

木木mua:我们全寝室以为你半夜去夜店蹦野迪了

木木mua:你怎么学那么晚?

木木mua:你都专业第二了!还那么用功!我今天早上打扫寝室在你床边发现特别多掉发你知道吗?

傅绾躺在床上,在手机键盘上飞速打字。

绾绾汪:我才专业第二!

绾绾汪:难道不能去肖想一下第一吗?

木木mua:???

木木mua:你肖想宁蘅干什么?

木木mua:[你好骚啊.jpg]

绾绾汪:???你在说什么猪皮话?

绾绾汪:我觉得我马上就要是年纪第一了,我明天再学一晚上,期末考我绝对可以

木木mua:我怀疑你在想屁吃

木木mua:[桃子.jpg]

木木mua:不说了我游戏开了你早点睡!

傅绾打了个哈欠,将跟穆滢的微信对话界面关上,开始去查看另一条信息。

她的指尖划过新消息上那个名字,名字上的头像极具特色。

一朵盛开的红莲在水中央。

配字“心如止水”。

宁·永远比我多考一分·蘅:睡了吗?

这条消息正正好好是十一点发过来的,是宁蘅雷打不动的睡觉时间。

在黑暗中,傅绾轻轻撇了撇嘴。

她发了三个点点点过去。

绾绾汪:没睡。

绾绾汪:我在用功复习。

绾绾汪:今年专业第一一定是我的我跟你讲。

绾绾汪:[耀武扬威.jpg]

一连串发完这些消息之后,傅绾方才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她陷入了沉沉的梦乡之中,在梦里当然什么都有。

傅绾梦见自己喜提年级第一,手握奖学金,成功踹掉宁蘅成为本专业的公认学霸,学弟学妹们都将她视为追捧的对象,那叫一个春风得意。

结果梦醒了,她的脸上只能挂着两个大大的黑眼圈。

傅绾被上午的阳光惊醒,挠了挠有些乱的长发,翻身坐起来。

她还沉浸在昨晚那个美梦之中。

刚睡醒,她下意识地先打开手机查看消息。

早晨醒来的宁蘅果然给她回了消息。

消息内容很简单,配上他那个心如止水的莲花头像,透露出一种格外的平静来。

宁·永远比我多考一分·蘅:好。

宁·永远比我多考一分·蘅:都是你的。

傅绾: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去年你也是这么说的,还不是比我多考了一分。

她在手机中翻翻找找,总算是找了个表情包发过去。

绾绾汪:[我不信!除非你给我立字据.jpg]

发完这条消息之后,她便将手机丢在一旁,洗漱去了。

她今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只有今晚回来之后才能再继续学习了。

傅绾收拾打扮了一番,随意套上了一件长卫衣,踩上双短靴,露出纤细的小腿和膝盖来,这才往脑袋上扣了一顶鸭舌帽,走出了寝室楼。

一路上转了好几趟车,傅绾才从大学城来到位于郊外的这所特殊学校中。

傅绾看到这所特殊学校的门口竟然一个人也没有,就算今天是周末,也不应该啊。

她面前的这所特殊学校——或者也不能称之为学校,只是一家孤独症患者的康复中心。

在康复中心中,小到三四岁,大到十五六岁的患者全都有。

这家康复中心是半公益性质的,每年都会向社会募款,傅绾每年那点儿可怜巴巴的专业第二的奖学金自然是全都捐到了这里。

傅绾她也想多捐点儿,可惜每年就被宁蘅挡在了前面,死活没能拿到过专业第一。

一想到这茬,傅绾就更气了,她心想自己今晚一定要偷偷学习到下半夜。

她跺了跺脚,走进了康复中心之中,去查看今天在院子里一个人都没有的原因。

平时学校没有课的时候,她闲暇之余都会来到这里帮康复中心的老师们照顾这些孤独症孩子。

傅绾走进了康复中心的院子里,就看到一位中年的和蔼女人正在擦着院子里摆着的桌子上的油画棒痕迹。

油画棒在桌子上乱涂乱画,勾勒出杂乱的线条来,这是康复中心里的孩子们的“画作”。

油性的画笔痕迹留在桌子上的痕迹很难擦除,那和蔼女人正拿着抹布,往桌上挤了点去油的洗洁精,细细擦拭。

傅绾轻咳了一声:“顾校长。”

这位和蔼的中年女人,便是这个孤独症患儿康复中心的的校长,今天周末,在这里照看孩子们的只有她。

顾校长连忙抬起头来,看到是傅绾便露出了微笑道:“绾绾,你来了?”

傅绾点了点头,提着手中的袋子左顾右盼了一番,没见着人。

一般这个时候,那些孩子们应该会来院子中玩耍的。

傅绾脸上露出了好奇的表情:“顾校长,孩子们人呢?”

顾校长得了空,擦了一下脸上的汗说道:“今天还有别的志愿者来这里帮忙,我才有空收拾一下院子。”

傅绾挑眉,有些惊讶:“还有谁来了?”

她放下手中的东西,偷偷摸摸趴到了窗台上,去看教室里的情况。

院子后的便是一个非常大的教室,里面错落分布着许多桌椅。

许多约莫五六岁的孩子们,围在大大的桌上,往填色本上填着明艳的色彩,他们手中的画笔时不时画到了书本外,形成一幅杂乱抽象的画面。

在他们的眼中,这些无序杂乱的画面,也许是最美的画作。

教室的东南角有几处不太高的滑梯,几个孤独症的孩子们趴在滑板上,自己从滑梯上滑了下来,一路横冲直撞到旁边包着泡沫条的围栏上。

然后这个孩子提着滑板,又噔噔噔地跑回滑梯上,继续重复这个动作。

一遍又一遍,乐此不疲。

这些画面傅绾早已经看习惯了,所以也并不会觉得奇怪。

但是她的目光却停留在了某一处,根本没有办法移开。

在这个大大教室的正中央,有一个穿着纯白色外套的女子。

傅绾紧盯着她低垂着眼眸认真看桌上孩子们画作的样子,觉得自己很难找到比她还要更好看的女孩子来。

她乌黑的长发如漆光滑,宛如上好的丝绸,垂落在肩膀上,似水般温柔。

她漂亮的黑色眼眸仿佛藏着一片平静的湖,长睫宛如蝶翼轻落。

她的五官无一处不完美,简直就是上帝最完美的作品。

问题就是……傅绾咽了一下口水。

为什么她怎么看,都觉得在教师里的那个与她年龄相仿的白衣女子,似乎有点儿熟悉的感觉?

这种感觉很奇妙,傅绾觉得自己仿佛在哪里见过她。

就在傅绾冥思苦想,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来的时候,顾校长忽然走了过来。

“嗯?绾绾你看到他了?”顾校长将东西收拾好,这才凑了过来。

傅绾连忙回过头去认真听顾校长介绍这个白衣的漂亮女子。

顾校长的声音不大,正巧引起了教室里那女子的注意。

他站起身来,略微挑眉,看到了站在顾校长身边那个熟悉的背影。

长眉微皱,他的面上露出了些许复杂的神色。

顾校长看到宁蘅站起了身,连忙朝他招了招手,她随口说道:“绾绾,你不认识他吗?他应该是跟你一个——”大学的。

她的话还没说完,宁蘅便隔着窗对着顾校长轻轻摇了摇头。

顾校长看到了他的动作,马上会意。

看来他是不想将自己来这里,还扮成女孩子这件事给说出去,既然傅绾没有认出他来,她也没有必要再去介绍了。

于是,善解人意的顾校长活生生将后面的三个字“大学的”给咽了回去。

“他应该跟你是一个性别的。”顾校长脸不红气不喘地说道,帮宁蘅解围。

傅绾此时背对着教室,根本没有注意到两人的眼神交流。

她挠了挠头,点了点头说道:“对对对,这么漂亮肯定是女孩子。”

傅绾又偷眼看了一下站在教室里的“她”,她的身形竟然如此高挑。

于是,傅绾又猛女落泪了。

美女不愧是美女,脸蛋长得好看,连身材也是超模身材,简直完美。

她试探性地朝教室里走了进去,朝自己没有认出来的女装宁蘅轻轻挥了挥手说道:“嗨……”

宁蘅仔细观察她的神色,确定自己将亚洲四大邪术之一掌握得炉火纯青,傅绾没有认出他来,便在心里松了一口气。

于是,他淡定点头,面不改色地平静应了一声:“嗯。”

他不便发出更多声音,以防傅绾认出他的声音来。

宁蘅抬眸看了傅绾一眼,为了让自己不要露出太多的破绽被傅绾认出自己的身份,便转过身去,假装收拾桌子上的杂乱画册。

没想到这个时候,傅绾竟然走上前来,在他身后小声说了一句话。

宁蘅的背影僵住了。

因为傅绾咬字清晰,略带羞涩地说道:“小姐姐,你也是来康复中心的志愿者吧,方便加个微信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