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造化弄人啊

小说: 医生也要谈恋爱 作者: 河石天秀 更新时间:2020-09-16 22:50:44 字数:2377 阅读进度:67/67

那是柳二多懂事以后,第一次哭。

她想上学!

她热爱学习!

她那个时候虽然还不知道上学有什么用,但是她有极强的求知欲。

她的直觉告诉她,她果不上学,她的人生就会在小学毕业这一年划上句号。

她哭,爸爸就操起杨树条子抽她。

她哭得更厉害了,不是身上的疼痛,而是心里的不甘,哪怕被打得皮开肉绽,趴在泥地上没有力气站起来,哪怕哭哑了嗓子,她还在喊着我想上学。

那是她一次抗争,差点儿丢了小命。

当时刚下过雨,地上都是泥水,她身上被抽打的伤口感染了,夜里发起高烧。

她在村医那里连着输液一星期,总算捡回一条命。

但是从那时起,嗓子就留下了一个后遗症,说话的时候,声音不太自然,会有僵硬沉滞感。

村支书都看不下去了,主动给柳二多的爸爸普法,说是国家现在都提倡九年义务教育了,你不让二多上学,是违法。

柳二多的爸爸满不在乎地喊着,我自己的女儿我当家,啥子违法不违法?

村支书都拿他没办法,只能威胁他,说,如果不让二多上学,就去县里举报他,还要向工商局举报查封他的豆腐小作坊。

最终,爸爸被迫同意让二多读初中了。

从哪天起,爸爸就没给过柳二多好脸色,一直在针对她,放学回家,或者周末和暑假,都会故意指派她干更多的活儿。

柳二多不在乎,多干点儿也无所谓,因为她确实比姐姐多花钱了,姐姐没上初中,她上了。

柳二多也开始为自己争取权力,她要求爸妈别再喊她二多,可以直接喊她的名字,柳亦男。

然而,她求了半天,姐姐妹妹都改口了,甚至妈妈也改口了,老爸却瞧都不瞧她一眼,直接丢给她一句,喊习惯了,到死也不可能改口。

于是,老爸喊了她一辈子二多。

初中三年,柳亦男成绩优异,一直是年级前三名的学霸。

初三结束时,她考上了县里最好的高中。

然而,老爸却把她的高中录取通知书撕了,还说答应让她读完初中,已经兑现了,一个女孩子家,读高中有啥用?

柳二多的心,也在那一刻被老爸撕碎了。

那一夜,她留下一张字条,半夜起床,一个人朝县城方向走。

她留下的是一张欠条,上面写的明明白白,从今天起,她跟这个家再无关系,十六年的养育恩情,等她赚钱了,一并奉还。

柳亦男没能如愿读高中,一个人徒步走到县城,从此开始了打工生涯。

她在一家饭店,找了一个包吃包住的工作,虽然薪水微薄,但是她第一次有了自由的感觉。

她以为从此就能摆脱老爸,没想到造化弄人。

两年之后,她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和吃苦耐劳,成功晋升为领班,薪水也翻了一倍。

老板已经私下许诺,再干一年,就让她去另一家分店做大堂经理,薪水再翻两倍,而且还有提成。

然而,偏偏在这个时候,她在上班时间,意外撞见了老爸。

她没想到,老爸把豆腐作坊搬到了镇上,扩大规模,生意越做越大,开始给县城里的一些饭店供应豆腐了。

老爸今天第一次来柳亦男的店里送豆腐,结果却看到了自己离家出走两年的女儿。

啪!

一整板的豆腐,直接砸向还没有缓过神儿的柳亦男。

然后就是一顿暴打,边打边骂,骂得太难听了,把饭店里的人都吓懵了,直接拨打了报警电话。

时隔多年,柳亦男再次住进了医院,鼻青脸肿,手臂骨折。

柳亦男出院之后,把自己两年来省吃俭用攒下来的两万多块钱,留下一千块钱,其他的全都甩给老爸,问他这些钱够不够还清他十六年的养育费用。

他老爸抽着烟,阴沉着脸说,不够,至少得二十万。

柳亦男倔强地说,二十万就二十万,有生之年,一定还清。

于是,她买了一张车票,离开了小县城,来到了省城郑海市。

如今,已经三十岁的柳亦男,在五年前就把二十万给老爸了。

然而,事情并没有像她想象的那样结束。

前年,她听说老妈被醉酒后的老爸家暴,当天夜里突发心梗去世了,于是时隔多年,又回了一趟老家,给老妈上坟。

记忆中破旧的青砖灰瓦房子,早已经换成了洋气的三层小洋楼。

姐姐和两个妹妹也都嫁人了,弟弟没有考上本科,但是被老爸砸钱送进了一所大专就读。

柳亦男本来想上完坟就走,结果老爸拦住她的车,说他现在的身体不行了,肝癌,可能也活不了几年,豆腐作坊也早就转出去了,所以……他要求柳亦男再给他一百万,留给柳亦男的弟弟毕业后在城里买房当首付。

柳亦男当时都炸了。

没错,她现在靠自己的努力,做点儿小生意,挣了一些钱。

但是这些钱也不是大风刮来的,一百万,对她来说也是一大笔钱啊!

柳亦男强忍着没有哭出来,说二十万已经还清了,早已经断绝父女关系,不会再给他一分钱。

结果,老爸却厚着脸皮说,虽然跟他断了父女关系,但是她弟弟,还是她弟弟,并没有断绝姐弟关系。

老爸还说,大姐嫁给了穷憨憨,只能拿出十万,三妹四妹都拿了二十万,只有柳二多有钱,而且还嫁给了一个城里男人,所以要多拿一些给弟弟,至少也得一百万,这样弟弟毕业后才能在大城市里付个首付,买一辆差不多的车。

老爸最后还说,这还不算完,弟弟结婚的时候,柳二多还得再出一大部分彩礼钱。

疯了!

柳亦男对父亲,只剩下痛恨了,这么多年,直到现在,父亲还喊她二多,还想着怎么榨干她,把她的一切都剥夺了送给弟弟。

柳亦男气炸了肺,发誓再也不会给一分钱,在气头上的时候,还诅咒了一句,说弟弟最好是个gay,这样就不用老爸费心费力给弟弟筹备房子、车子和彩礼了。

结果,造化弄人啊!

三个多月前,她弟弟,真的出柜了。。

她老爸气炸了,从老家赶到省城,跑到柳亦男的公司一顿大闹,把公司的电脑砸了二十多台,还骂柳亦男是个害人精,诅咒自己的弟弟变成gay,要断了他的香火。

老爸因为太过激动,突发脑溢血,倒在公司里,送到医院的时候,人已经不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