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章 跟我拜堂

小说: 萧弈南宝衣 作者: 风吹小白菜 更新时间:2020-09-16 22:32:28 字数:2458 阅读进度:865/892

院判跪倒在地,焦急道:“针灸、灌药、偏方,什么法子都用了,可殿下就是缓不过来。再拖下去,恐怕熬不过两天,殿下就得……”

他惊惧地深深低下头。

沈姜垂着眼帘。

纤长的睫毛在面庞投落阴影,看不出丝毫喜怒哀乐。

明明是个很强势的女人,可是这一刻,她是沉默的。

隔着佛桌,坐着萧煜。

明明是碧海潮生的春夜,可他却穿着一袭厚重的大氅,像是从风雪里走来的夜归人,一堵无形的壁障隔开了他和沈姜,他们像是错落在春与冬两个季节的人。

他问道:“一点法子都没有了?”

院判摇了摇头:“微臣等人还请教过国师和蜀郡神医姜岁寒,可是连他们两人也束手无策,说是回天乏术,让尽早准备后事。微臣琢磨着,既然医不回来,不如试试冲喜?据说民间一直有这个法子呢。”

萧煜转向沈姜,“你觉得呢?”

沈姜神思游离。

脑海中走马灯般掠过很多人,她的嫡长子,她的女儿,萧磐玉……

所有的面容都是她熟悉的,然而他们却像是溪水之上的落花瓣,抓不住,握不紧,终将被水流带去未知的海底。

如今,阿随也要跟着离开了吗?

“皇后。”

萧煜提高声音。

沈姜回过神。

夜风透窗而来,明明是春夜,她却感到一丝凉意。

她下意识抚了抚手臂。

萧煜蹙了蹙眉,褪下大氅递给她:“穿上。”

大氅洁白柔软,用银线满绣水墨山河,依稀带着他身上特有的竹柏香,十分干净清爽。

沈姜却无端升起一股叛逆和怒气。

她推开大氅,冷淡道:“既然要冲喜,那就尽快准备起来。传本宫懿旨,四皇子明日大婚,请所有世家来上阳宫吃酒。”

院判迟疑:“娘娘,最关键的不是酒席,是冲喜的人选啊!”

“除了南宝衣,还有别的人选吗?”沈姜沉声,“本就和阿随有婚约,还偏偏推了阿随。身为罪魁祸首,如果她不能叫阿随恢复如初,本宫就废了她!”

院判擦了擦额头冷汗,连忙称是。

萧煜为她添了一盏茶,低声道:“南宝衣是阿衍心爱的女子,你胡乱指婚,会叫孩子们更加恨你……”

沈姜呛他:“要你管?”

萧煜被迫咽回了剩下的话。

上阳宫的宫女们开始忙碌,将红绸、红灯笼等物挂满宫廷。就连正殿也张灯结彩,逐渐变了模样。

一名宫女低眉顺眼,用金盏红烛换了佛桌上的青纱灯笼。

萧煜注视着红烛,突然道:“你还记得,当年与朕大婚那夜的情景吗?也是满宫红烛,也是满目喜庆,你手持礼扇坐在龙榻上——”

“不记得了。”

沈姜毫不留情地打断他的话。

萧煜眼底掠过失落。

他咳嗽了几声,又道:“那一夜,你想嫁的郎君,其实是江南的那位琴师吧?皇后,你是如此,南宝衣也是如此,她也想嫁给心爱之人,你又何必棒打鸳鸯?甚至,还为阿衍安排了魏小怜那种身世低微的王妃……你我的恩怨,何必牵扯孩子,也为他们想想吧?”

明明贵为天子,可萧煜的语气却非常卑微。

沈姜并不买账。

她揉了下额角,扶着女官的手站起身:“此处聒噪,去园子里走走。园林里的宴席,可布置起来了?”

“回禀娘娘,酒宴和请帖已经开始布置。”

萧煜目送她们远去,眼底黯然更甚。

行至殿外,沈姜才厌烦地拂开女官的手。

她提起宽大繁琐的裙裾,懒得再端皇后母仪天下的架子,宛如倔强傲慢的世家女郎,寒着脸快步走向园林。

女官们连忙跟上。

春花夜月,宫廷园林景致无限。

沈姜坐在溪水旁,慢慢脱下绣花鞋袜,将白皙娇嫩的足尖探进水里,惊走了月下的几尾黑色游鱼。

月色温柔地落在她的面庞上。

那双丹凤眼褪去白日里的咄咄逼人,化作几分惆怅和迟疑。

她抱着双膝,轻声道:“阿随会死吗?”

会像萧宁、青阳他们那样,决绝而又厌恶地离开她吗?

女官跪坐在她身后的草地上,安慰道:“四殿下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有事的。”

沈姜又问:“本宫赐婚,错了吗?”

女官沉吟片刻,恭声道:“婚姻大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娘娘是他们的母亲,有为他们选择王妃的权力。更何况,世家婚姻本就是一场利益交换,爱情那种东西,说起来既天真又贻笑大方。”

沈姜看她一眼:“你话里话外,都在指责本宫一意孤行,利欲熏心。”

女官笑了笑:“奴婢不敢。”

沈姜注视着潺潺溪水。

春夜的落花瓣飘落在溪水上,她抬起脚丫子,便带起一连串水珠,花瓣黏在她光洁的小腿上,有些痒。

她的声音低了下去,还有些小心翼翼:“阿随能活下去吗?”

女官默了默,也回答得小心翼翼:“回禀娘娘,连国师都束手无策,想来会很艰难呢。娘娘膝下只有两个孩子了,看在四殿下即将离开的份上,您和二殿下之间的矛盾,或许该缓一缓。”

沈姜凤眼漆黑。

过了很久,她道:“如果阿衍上书,称不愿意娶魏小怜,就准了他的请求,这已经是本宫……”

最大的让步。

……

因为萧随命在旦夕,所以整座上阳宫犹如一张拉紧的弓弦,才仅仅一个夜晚,就布置好了第二天的大婚。

南宝衣被打扮得格外娇艳,宫女们恨不能从里到外都给她贴上吉祥如意的祥瑞符箓,以便给自家殿下带来福气。

南宝衣手持团扇,边往门边走,边问道:“四殿下重伤不起,我跟谁拜堂啊?难不成要我对着他的病榻拜上三拜?恐怕过于潦草呢。”

主要是,她得见萧随一面。

问清楚她要拉拢的殷老究竟是哪一位,她又该如何拉拢。

宫女复杂地瞪她一眼。

不得不说,南大司徒的心态真好。

把她们殿下推成重伤,却在佛堂里吃好睡好,还好意思腆着脸问待会儿怎么拜堂,甚至还敢嫌弃婚礼潦草……

“你瞪我作甚?”南宝衣不爽,“你家殿下明明就是自己摔倒的,却要赖在我头上,我肯给他冲喜就不错了。像我这种经验丰富的人,天底下也难找出几个,我不仅会冲喜,我还擅长成亲,我甚至还很擅长呢!不过——”

她话锋一转:“话说回来,我今天究竟跟谁拜堂啊?”

槅扇被推开。

姿容昳丽俊美的男人,负手站在门槛外:“跟我。”

南宝衣愣住:“诶?!”

啊啊啊来晚啦,抽红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