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4章 豪赌

小说: 图腾急先锋 作者: 紫薇黄庭 更新时间:2020-05-23 14:58:05 字数:6124 阅读进度:24/26

现如今的左青鱼,已经成为东方世家与西门世家战略争端的焦点,只是,左青鱼还不知道这些内情而已。

闻听东方点睛仍有插手之意,左青鱼颇显不快,望向东方点睛的眼神有些不耐烦的意味,令得东方点睛意识到自己在无意间又触到对方逆鳞,不禁下意识点头微笑道:“放心,我现在绝不插手你们现在的事情,我指的是他们若不识好歹,别怪我心黑手狠,定当会在秋后找他们算账,到在那时候,或许就永远不会存在乌克城三大流派了呢!”她这一番话看似是对左青鱼行着解释,却何尝不是在警告那三大流派当家人,一定要识趣,否则后悔都来不及。

东方点睛再次放出狠话,三大流派当家人脸色更加灰暗,眼神渐有萎靡,原有杀气几乎被前者一番言语悉数打磨干净。

武道世界,强大势力的威胁,就是一把杀人不见血的软刀子,东方世家若想抹除乌克城三大流派,想来轻而易举,所谓世家,底蕴都无比深厚,底蕴若不深厚,有何资格被称作世家?

聆听东方点睛的“狡辩”,左青鱼实在感觉无语,当下只能默默转身,生无可恋一般叹息道:“女人真是麻烦!”说话间,眼神颇有深意的偷偷望了望那海之棠一眼,谁知却被海之棠抓在眼里,而惹得她眼神顿时火辣起来,继而呈现出想要轮拳动武的架势。

惹不起!左青鱼连忙扭过头去,将眼神落在对方三人身上,正色道:“楚杰、冯奎、丁百盛,你们三个老家伙都听好了,我们之间的恩怨无需外人介入,既然想杀我,既然也想谋夺我的宝灵石与火灵石矿藏,那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和胆量?”

无疑,他的一番话令得三大流派当家人,瞬间一脸发懵,不知道左青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有一点确定无疑,就是对方底气十足,称呼他们老家伙自然怡然,真是没将其等一并放在眼里。

一个少年,居然将三个元婴顶尖强者称呼为老家伙,不知其底气从何而来,就像小皇帝呼叫一干大臣一般,就连东方点睛的心房都被真实震动了一下。

似乎之中,就连三大流派的当家人都被左青鱼气势压低了一下头颅,所以发懵了一瞬,当回过神后,颜面之上自然生出恼羞成怒之色,但是望了望那东方点睛,却没敢信口开河,连呵斥左青鱼的胆气都没有了。

哑然之间,东方点睛已经成为三大流派当家人最大的心理障碍,不可逾越。

“看什么看?难道喊错了吗?你们三个就是老家伙!不叫你们老东西已经很给你们面子了,还不知足?别给脸不要脸!”东方点睛目光巡视三大流派当家人,呵斥道。

时下,三大流派当家人脸色已然红得发紫,却依然敢怒不敢言,只能忍气吞声到底。

被叫老家伙居然还是给足了面子,这话简直就是霸道得没有道理,但是这话从东方点睛口中说出来,就是一种道理,只因为她是东方世家的绝代天骄,她的话,足以代表整个东方世家。

东方世家的力量,近乎可以撼动整个元洲东部区域,在其脚下,三大流派当家人简直就是个蝼蚁。

看着三大流派当家人接二连三吃瘪,就连日常不苟言笑的海老学究都有些忍俊不住,除去左青鱼,余人则近乎全部失笑出声。

失笑之余,海之棠向东方点睛竖起一颗水葱一般的大拇指。

“女人还真是难缠!”不苟言笑间的左青鱼居然抛出这样一句话来,令得东方点睛感觉差点背过气去,可是她偏偏还是忍了下来,索性一言不发而起。

“不识好人心!无情!无义!”海之棠轻声念叨,为东方点睛有些抱打不平。

那个家伙简直就是歧视女生的另类,简直冷血!海之棠还在心里这样评价左青鱼。

三大流派的当家人在东方点睛面前接连吃瘪,东方点睛却在左青鱼身后一路吃灰,这画风也真是无敌了。

都说成功男生的背后都有一个伟大的女生,东方点睛在左青鱼背后一路支持,结果,左青鱼却让东方点睛一路吃灰,这小子的心还真是够狠!

所谓坐怀不乱就是孽待倾国倾城的女生吗?

尽管听到海之棠为东方点睛抱打不平,左青鱼却装作没听见,继续直面三大流派当家人,抬手点指道:“我单独与你们三个老家伙过招,过程是一对一,不许群起攻我。”

刹那间,就连海老学究都震撼了一下,不知左青鱼何以语出惊人,即使知晓少主的一些底蕴与根底,却也不想让左青鱼冒险,况且,其自身底牌不易张扬,否则会招来祸患。

武界之大,连天绝地,东宇存十九州,元洲只是其一,而东宇之地则是武界之沧海一粟,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无人不觊觎青塘龙门事件,若将自身存在龙魂底蕴的事情公示出去,不知要招徕多少宿敌,那样一来,必定玩火自焚。

海老学究早已看明,对方三大顶尖元婴强者,谁人都可将其拖入泥潭,即使左青鱼展露龙魂底蕴对抗一敌,剩余一敌,足可以先行抹杀刘冬瓜、吴老歪、胡敬尧、柳月、王先礼等人,包括海之棠,都会在很短的时间内断送性命。

一个顶尖级别的九重元婴强者,即使面对十几个升元境九重武者的围攻,也如虎入羊群,必定所向披靡。

武者之间斗杀,境界上存在大的落差,绝非数量所能弥补。

情势十分不利之际,恰好东方点睛出现,左青鱼本可以借力自卫,有东方点睛插手,三大流派必定知难而退,眼前危难自解,得过且过之下,方能从长计议,但是,左青鱼竟然拒人千里之外,如今却放出要单独与三大流派当家人过招的话来,简直让人难以置信。

列阵之前,海老学究曾经偷偷问过左青鱼,其龙魂战力觉醒,到底战力几何,而被告知可以压制九重元婴顶尖强者,却不能马上取到那等强者首级,也就是说,他可以与对方任何一人单打独斗,却无法很快取得压制性质的胜局。

其体内存在五行法阵,龙暴劲虽然觉醒,也受到一定限制。

所以,海老学究也认为,借势东方点睛介入,化解眼前危机乃是上策,可是左青鱼却偏偏没有那么做,就算对方碍于东方点睛的压力,不敢出手伤及与他,反观,其若主动挑战对方,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时下,左青鱼言行真的有着几许自寻死路的意味,这令海东青何以再保持一如既往的淡定?

这时候,东方点睛看向左青鱼的目光就像看待一个怪物,好生费解,其手下三人也是一脸错愕。

左青鱼大放豪言,居然要单独挑战对方三位元婴顶尖强者,这令对方三人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

“左青鱼,你小子说什么?可否再说一遍?”楚杰惊愕道。

“我想单独与你们三个老家伙豪赌一场,但是规则由我来定,你们敢接战吗?”左青鱼微笑道。

这个时候,他居然还笑得出来,他的微笑之下,海老学究也只能暗自苦笑了之,也只能听其下文,除此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但见,海之棠与东方点睛望向左青鱼的眼神都爆发了怨恨之意,前者愤恨左青鱼年少轻狂,后者则是对左青鱼恨铁不成钢。

“简直就是烂泥扶不上墙!”燕子低声嘀咕道,声若蚊鸣,之所以不敢大声说,是怕被左青鱼听到,害得自家小姐再次受到奚落。

那小子嚣张得很,唇枪舌剑,外加吹气扬灰,谁受得了?

得到肯定回答,三大流派当家人相互往复对望了几眼,依然有些错愕,内心似有发虚,生怕会上当。

原本,其等丝毫未将左青鱼放在眼里,但是一经接触,就发现这小子绝对是个鬼难缠,所以产生了那种害怕上当的心理。

“左青鱼,你有什么要求,不妨说来听听。”楚杰缕了一思绪,谨慎做出回答,没敢贸然应战,必须谨防上当。

以左青鱼鬼精鬼灵的性子,怎么会自找苦吃?

凝视着对方保持警惕之意的三个老家伙,左青鱼微微一笑,道:“紧张什么,也不是让你们伸过脖子任我来砍。”

受到奚落,三大流派当家人自感有些无地自容,堂堂顶尖元婴强者,却同时受到一个毛孩子的欺凌,简直是奇耻大辱,每人牙根都恨得有些发痒了,恨不得立刻动手撕了左青鱼。

清新阳光下,左青鱼灿烂一笑,道:“我的规则绝对公平,首先你们不能采用功法覆盖手段压制我,只能动用指力,或者剑气,或者枪茫,或者刀气,另外就是,不允许你们三个老东西以打接应的方式连环出招,要有场次区分,至于我接招的时机,要由我的人均匀数数,从一数到三,你们上阵之人必然出招完毕,否则就算输掉一局。”

“就这么简单吗?是否生死勿论?”楚杰诧异道,没料到面对的规则居然如此简单,他自信,己方任何一人都可以一招抹杀左青鱼,何况三人都有机会出手,三人每人出一招,每招都是一道鬼门关,即使左青鱼有三条命,结果也是一条不剩,可是他还是担心东方点睛插手干预,冯奎与丁百盛也是担心这一点。

“当然,认赌认命。”左青鱼道。

“假如我们接战,这与东方世家有关系吗?”楚杰诺诺道,生怕引起东方点睛的不满。

“我们双方都要认赌认命,这与任何第三方都无关,谁插手我就和谁翻脸到底。”左青鱼道,言外之意就是警告东方点睛不要再出来乱说话。

东方点睛自然明白左青鱼的态度,当下也不再生闲气,因为心里都被气得没缝了,索性充耳不闻,任由左青鱼继续把自己脑袋伸向敌人的屠刀。

“好!你的挑战我们接下了。”楚杰见东方点睛已经甩手不管,索性就窃喜应了战。

“那你们考虑过失败所要付出的代价吗?”左青鱼面色蓦然一正。

当下,三大流派当家人不觉均是一怔,其实他们还真就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因为谁都没有想到过自己一方会输。

“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来。”楚杰道,冯奎与丁百盛也是接连附和,均表示左青鱼可以提出一切条件。

“你们三个出手过后,若是杀不死我,是不是就算输了?”左青鱼反问道。

“这个自然。”楚杰道,冯奎与丁百盛也点头认同。

“如果你们输了,乌克城就归我,到时候不允许你们带走一块砖头。”左青鱼道。

但见,三大流派当家人均是一愣,想不到左青鱼居然如此狮子大张嘴,其之麾下,包括海老学究在内,个个都始料不及,至于东方点睛极其下属,更是预想不到。

下一刻,那楚杰不禁哑然失笑,道:“你小子也不怕撑死!”

随后,冯奎与丁百盛也不由嘲弄笑起,险些都笑掉大牙。

“就是!也不怕被撑死!”东方点睛忍不住对左青鱼也有些嗤之以鼻了。

倒在此刻,海老学究似乎豁然触摸到了左青鱼的心迹,禁不住暗自惊出一背冷汗,内心叹息:“少主布局好大!看来对方要倒霉了。”

这时候,海老学究似乎反而淡定了,海之棠似乎也体会到了什么,当下也心生定海神针,内心不再质疑左青鱼了,至于王先礼、刘冬瓜、吴老歪三人,也隐隐察觉左青鱼是在布置大局,心中都不由振奋而起,眼神隐隐泛出异样光彩,呼吸都微微有些急促了。

在青塘,左青鱼击毙那七重元婴薛白涛的画面,浮现在一些人的脑海里,那一幕太过震撼,难道还会重演吗?

至于柳月与胡敬尧,却依然有着错愕与迷惘,猜忌不出左青鱼何以如此胆大妄为,不惜以命相搏,难道是无知的疯狂吗?却又不像,不知所以。

笑罢,楚杰冷哼道:“我们不赌!”随后,冯奎与丁百盛也是摇头拒战。

但见众人个个面面相觑,没想到三大流派当家人居然拒战,他们可是对左青鱼恨之入骨,怎会放弃大好良机?

“为何不战?”左青鱼有些翻白眼。

“因为你的命并不值钱,除非你加码。”楚杰道。

左青鱼一行挠头,道:“你们几个老家伙比我还贪得无厌,想要我的命也就罢了,但不知你们还想要什么?”

“你把自己的宝灵石和火灵石矿藏连同你的命一并作为赌注,我们就按照你立下的规矩接战,否则就算了。”楚杰道,冯奎与丁百盛依旧随声附和。

乌克城三大流派,楚杰是领头羊,只因为其之百炼堂势力最强。

“看来我的命在你们眼里真的很不值钱,我的宝灵石矿藏与火灵石矿藏价值远超你们乌克城,这个条件不公平。”左青鱼摇头道。

“你是你个人想法,其实我们三家共有的乌克城比你两座矿藏值钱,加上你的命,刚好持平。”楚杰道。

“我得想一想,难道我真是烂命一条,一文不值吗?”左青鱼挠头道,随后就埋头沉思起来。

现场寂静无声,左青鱼成为聚焦点,三大流派当家人也是屏主呼吸,等待结果。

片刻之后,少年蓦然抬头道:“这样吧,我出一座火灵石矿藏,再加上我的命,我就和你赌上一把,如何?”

“不行,你必须把两座矿藏都压上,否则就算了。”楚杰摆手道。

“算了就算了,乌克城岂有我的命值钱?还是保命要紧!”左青鱼撇嘴道。

当下,三大流派当家人的心都是一沉,暗有着急,如若真的失去这次左青鱼送上门的机会,今日必然空手而归,乃至以后都不敢再次对左青鱼出手,因为有东方点睛横在当场,就算东方点睛明日离去,其等也不敢妄动左青鱼,无非害怕东方世家秋后算账,一旦真被东方世家找到头上算账,结果就是全军覆没,那等噩运,根本承受不起。

“等一等!容我们三个商量一下。”楚杰招手道。

左青鱼一发叹息,道:“好吧!给你们一次机会,别让我等的太心烦,否则我就不赌了。”

于是,楚杰、冯奎、丁百盛三人立刻耳语起来。

片刻之后,楚杰再度望向左青鱼,道:“你可以出一座矿藏作为筹码,但是要用宝灵石来参赌,否则不公平。”

左青鱼未免有些嗤之以鼻,道:“还有脸与我说公平?想想看,你们都是元婴顶尖强者,我又算什么,我接你们三个老家伙每人一招,是在玩命,吃亏的明明是我,居然还敢与我讨价还价。”

“真就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了吗?”楚杰道。

“没有了!不赌算了。”左青鱼挥手道。

“好!我们三个接战。”楚杰道,看到左青鱼踩住底线不放,他们只能妥协。

既能除掉左青鱼,又能得到一处火灵石宝藏,何乐而不为?三大流派当家人谁也不想错过此次良机。

“斤斤计较,拖泥带水,你们几个老家伙真是没风度”左青鱼撇嘴嘲弄道。

“左公子,这么说我们就一言为定了,此处可是有着东方点睛小姐作证,绝对不许反悔。”楚杰道,生怕左青鱼追悔拒赌。

“本公子一言九鼎。”左青鱼如此说罢,将目光落在依然错愕的东方点睛身上,道:“东方点睛小姐,如出舵主所言,劳你为我们双方做个见证。”

“我不管你的烂事,少烦我。”东方点睛嗔怒道。

“你可以拒绝我,但是要马上离开我的地盘。”左青鱼一本正经道。

东方点睛愣愣看着左青鱼,咬牙沉默了一会,豁然面带微笑道:“佛曰,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你就是佛,那我就成全你的心愿。”

下一刻,东方点睛冷冷扫视了一眼三大流派当家人,之后再次凝视着左青鱼道:“我为你们两家见证今日赌约,无论是谁,都要认赌服输,弃战者也算输。”

“好极!多谢东方小姐成全。”左青鱼微笑道,东方点睛则嗤之以鼻。

“左公子,既然有东方点睛小姐作证,那你就马上接招吧!”楚杰狡黠道,这个时候,左青鱼在他眼里哑然成了死人。

但见,左青鱼用鄙视的目光凝视着楚杰道:“我说过是现在就一较高下吗?”

当下,所有人的目光再次落到左青鱼身上。

楚杰一愣,道:“什么意思,难道你想反悔吗?现有东方点睛小姐当场作证,你可要认赌服输,弃战也算输。”

左青鱼淡淡一笑,道:“难道我有说过要弃战吗?我说过,规矩由我来定。”

楚杰冷哼道:“那你想怎样?”。

“三日之后,在你们乌克城一较高下,选一处好战台就行了。”左青鱼道。

“好!一言为定!”楚杰道罢,也不再拖沓,袍袖一挥,御空而起,冯奎与丁百盛紧随其后,三人快速御空离去,消逝在远方的虚空里,向乌克城回归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