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男人

小说: 女将的姻缘天定 作者: 金线子 更新时间:2020-05-23 15:18:46 字数:3156 阅读进度:13/13

“贺斯年?”

“嗯,是我。”

石灵睁大眼睛看着眼前的贺斯年,实在是不敢相信眼前这幅景象:明明,我已经把那封诀别信给他了,怎么——

“怎么?不相信?”贺斯年突然将手覆上了石灵的小脑袋瓜,温柔的摸了几下。“要不要,我在证明给你看一看?”话音刚落地,和思念的脸又突然向着石灵靠近,可惜天有不测风云横空出来了一只手。

“咳、咳,那什么——我——”

“你是谁?”突然冲出来的一只手完全打破了贺斯年努力营造的温馨氛围,他的脸直接就耷拉下来了,完全让人看不出在几秒之前他还是那副温润少年的样子。

“我?”风狼也不管现在他们三人之间究竟靠的多近,虽说面目表情没有一点儿变化,但是暗地里原本抱着石灵的手臂更加紧了一些,石灵自然也是发现了这一点,直接“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哈哈哈哈,你们俩是在争我吗?哈哈哈哈。”石灵一副死皮赖脸的样子,完全没有在意这两个男人此时争锋相对的模样。

“得了,走吧。”

“走?”

“走?”

两个男人一同出声,这下两人似乎是自己也被两人的默契惊讶到了,两人相视一笑,都是这样的场景了,真是完全搞不懂这小丫头骗子到底在想什么。

就这样,不知这两个男人怎么就被鬼迷心窍了,竟然被石灵这么个小丫头带着去抓起了鱼。

……

夜深了,刚刚吃完几只烤鱼的石灵摸着自己的肚子,舔着嘴唇周边残留下的鱼油,看着一旁不知道因为什么刚吃完烤鱼直接就睡着了的风狼,感叹了一声:“呼,果然天无绝人之路啊,丢了自由生活,拐了一个美男子,也不错啊。”

“蒙汗药——你随身携带的?看来你还是在怀疑他啊。”

石灵突然之间被贺斯年拆穿了自己给风狼下药的事实,倒是咧开嘴笑了。“果然是斯年啊,这都被你发现了。”

“一个美男子?是我还是他?”在一旁默默看着石灵吃几条烤鱼的过程的贺斯年,原本还一言不发,可是在听到石灵这句调侃之后却突然眉头一皱,有些严肃的问了起来,也不知道是调侃还是接着调侃的名头问出了自己心里真正想问的话。石灵听到后,没有出声,只是低头轻轻的笑了笑,然后转头看向倚靠在一边树上的贺斯年。

“哈哈哈哈,人家好马都不吃回头草,难道我还比不上一匹马?”

“灵儿,我——”

“我知道,顾全派你来的嘛,放心,刚刚那个就算做告别吻吧,我不会告诉贺夫人的。”

“告别吻?”听到这三个字的贺斯年有些不能理解,毕竟对于他这种除了对公事之外的一切事情都毫无兴趣的人来说,理解这种小说剧情里的东西着实有点难为他了,石灵似乎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又开始解释了起来。

“就是一个没有什么意义的吻,就是单纯的肉碰肉。”

“肉、肉碰肉?”

“对呀。”石灵刚说完,就看见贺斯年一起身然后朝着自己走过来,要是别的女人不懂这是什么意思,但是对于石灵这个阅男无数的恋爱鬼才来说这种行动一般不是想冲过来吻她就是想冲过来问她,果不其然,贺斯年朝着石灵的面前蹲了下来,这回石灵算是有准备了,虽然没有制止他,但是突然一笑——“我说,姜太公钓鱼,愿者上钩,我可不是在强迫你哦。”

虽说石灵只是强调了一下,但是贺斯年却突然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原本抬着石灵下巴的手却更加用力了,两个人的距离只怕是刚好能够插进一根针吧。

“灵儿,你说,你对他们的时候也是这样吗?”

“他们,谁啊?”石灵的笑在夜里显得更加耀眼了。

“灵儿,不要再闹了。”

“闹?难道你是想要我跟你讲一讲我跟他们的风流故事?”

贺斯年看着小丫头不服输的倔强样子,心里隐隐作痛,虽然他知道从小她就是一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妮子,对于男人也都是抱着好玩的心态,但是至少在对待他的时候是用的真心,或许是自己让她伤透心了吧。“灵儿,对不起。”

“对不起?你有什么对不起我的啊,我知道你还有事情没有完成的。别玩了,回去吧。”

“灵儿——”

“够了,已经拐走了一个美男子了,两个我可照顾不来的哦,小帅哥。”石灵又看了一眼睡得憨甜的风狼。“现在这个小狼狗,跟别人——不一样哦。”

天亮——

风狼都忘记自己做完是怎么昏过去的了,但是当他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的怀里躺着一个小美人的时候,不知怎么的,心情瞬间好了起来,将此时被石灵死死的压住的那只胳膊发出的酸痛完全抛在脑后了,更是不由得将胳膊往自己的方向缩了缩,拉近了两人的距离。除了上次在笛笙阁的楼梯上靠这么近的看着她,这还是第一次和她真正的有肢体接触呢。

我怎么就觉得这小妮子长得还挺好看的呢,娶回去当个压寨夫人还是不错的,可惜——

“怎么样,我长的还不错吧。”还在风狼思考着什么时候,石灵突然开口了。“你胳膊有点硬,咯着我了。”

“哦?那这样呢。”风狼直接将胳膊一抬,石灵直接就被迫趴在了风狼的胸口上,石灵也没有介意,顺着风狼的胳膊找了个舒适的姿势又闭上了眼。

“你那个小夫婿呢?不怕他吃醋啊。”风狼双手背在脑后,舒适的感受着早晨温暖的阳光,或者说,感受着胸口这个毛茸茸的小脑袋带给他的温度,嘴角上扬,俨然像一幅画一样。

“小夫婿?早走了。好马不吃回头草,兔子还不吃窝边草呢。”石灵仿佛是感到有些不舒服,轻轻的挪了挪,这下倒是让风狼胸口有些痒痒了。

“小兔子,你说,世上到底有没有好人呢?”

“小兔子?”突然而来的昵称让石灵有些无奈。

“怎么?不行?”

“太可爱,不适合我。”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风狼突然问自己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但是石灵心里对他的怀疑是一丁点儿都没有打消的,即便对方是这样一个一身都是肌肉,身高又比自己高了一个头,长得又这么令人惊叹,光是看着就让人舒心了——呸呸呸,石灵,你是脑子有毒吧,男人如衣服,换换就得了。

“小石头,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呢。”

“……”石灵本来还想又开始怼他,谁让他给自己乱取一些这种小破称号呢,但最终看在他的胸口靠着这么舒服还是没有开怼。“怎么?就算你不是什么好人也不要说的这么明显吧。”

“知道我不是好人还靠我这么近?”

“怎么?坏人和坏人靠在一起难道不是合乎情理的吗?”

“坏人,你这个坏人又对我了解多少?”

“不巧,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但是能够对这条小道了解的这么清楚,还能够带着我左拐右拐的,阿戈汉派来的。”石灵几乎是没有丝毫怀疑,直接用肯定的语气说出了自己心里的答案。

“公主不愧是公主。”风狼心里着实佩服这位公主,当初他被阿戈汉派来的时候,道听途说的都是关于曙光族公主怎么怎么样痴傻,虽然说去了京城历练,从小生长在各种勾心斗角里,但是却只痴情与男色,对其他的毫无兴趣,更不用说带兵打仗、武术之事了。当时他还觉得不就是一个喜欢男色的小丫头片子吗,那就去诱惑不就成了,只可惜到现在,虽说保护了她,但是说实话她压根就不需要自己的保护吧。现在倒好,不仅没有完成师傅的任务,把这个小妮子带过去,如今反倒把自己搭进去了,更不用说自己被她看得一清二楚的了。

“阿戈汉想要我过去?”但石灵却没有关心风狼到底在说些什么,只顾着自己埋头大睡,眼皮也不抬一下。

“是。”

“得了,我俩就此一别吧。”

“这么直接?就不怕我用武力来逼迫你?”风狼突然翻了个身,直接把石灵摔在了地上,这下石灵总算是睁开眼睛正眼看他了。却也只是瞪了他一眼,翻了个身,继续做她的春秋大梦去了。

“得了吧,你要是能用武力把我带走,只怕早就行动了吧,还这么大费周章,处心积虑地接近我。不就是想用智取,用男色诱惑我嘛。”

“哦?”

“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不想见他就是不想见他,当初我把你师傅给甩了,难道现在又想要我把你给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