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七章 说服

小说: 美人娇弱:深闺为谋 作者: 归人伊瓜苏 更新时间:2020-05-23 14:39:09 字数:2281 阅读进度:128/140

“大将军,援军马上就赶到了,咱们再等一等,胜算也能更加...”宋波换继续劝道。

祁乘风沉默背对众人,声音满是担忧。“若是水儿...”

“大将军尽管放心,根据探子来报,那灵儿身份不简单。以世子妃与灵儿的交情,灵儿定会照顾一二,世子妃必定不会有事。”

宋波换当即说道。“属下敢以性命起誓。”

“如此,赶快催促援军。”祁乘风道。

“是!”

宋波换离开,祁乘风屏退,众人回到驻扎的营帐,望着架子上挂着的一件披风。

那是李白水平日带的,那日走得急竟是忘了带上,如今却只能做个念想。

——

彼时李白水忽然打了个喷嚏。

“姐姐!”灵儿赶紧问道:“可是下人们怠慢了,叫你着凉了。”

灵儿是说着便越发的觉得有道理,忙转了头看向门外那些站着的下人们眼中满是怒气。

“这帮人可真是欺软怕硬,竟然敢这么对你,看我不罚他们!”

说完之后灵儿抬腿便要出去。

李白水不过是鼻子痒,微微打了个喷嚏罢了,哪里至于这样兴师动众,连忙拦住了她。

“灵儿,没有,他们并没有苛待于我。”李白水道。

灵儿晕了,他好一会儿确定不像是在说谎,这才重新坐了回去。短短的腿,想要坐上这高椅,着实不易。可灵儿依旧灵巧的爬了上去,望着李白水道。

“方才进来时瞧见姐姐一个人失神,可是有什么忧心的事?”

李白水悄悄捏了捏自己的衣角,然后又四处望了一下,这才凑上前去说道。

“灵儿,我想与你娘亲说会儿话。”李白水斟酌着开口说道。

“你现如今也知道,我的夫君他帅兵南下,势必要与你娘亲一战。且,如今靖国虽还有余地,但若再这么下去迟早会...”

灵儿年纪小却也聪明伶俐,自然懂得李白水的意思。

但是这毕竟是政事,而且是两大势力的纠葛,仅凭她们二人也说不清楚。

“这种事情,娘亲一向自有主意,只怕不是这么好说服。”灵儿倒是无所谓如何,只要她与娘亲还有身边人都平安便好。

“不过既然姐姐想见,那我便去问一问。”灵儿道。

“那真是谢谢灵儿了。”

灵儿离开之后,李白水颇有些激动的原地走动着。

楼满是南方势力的一个大桩,若是能够说服她,叫她知晓其中厉害,那后面祁乘风办事可就简单许多了。

况且,南方原本是富庶丰沛之地,如今却被搅得战火连天,民不聊生,这也实在是令人扼腕,楼满看着并非那种好战之人想必是可以说服的。

万万没想到,原本还以为要花费好一番心思才能重新见到楼满,当天夜里李白水便被告知,要带她过去见人了。

李白水特意将自己收拾了一番,想想又在发上多取了一根簪子,整个人看起来简约大方,温婉有度。

楼满见到李白水的那一刻,微微惊讶。

“不过是吃顿饭而已,倒也不必如此庄重。”楼满似乎话中有话,隐含讽刺。

李白水却是淡淡一笑,丝毫不介意。“与重要之人用膳,必然不能怠慢。”

被夹在中间的灵儿,一会儿朝着这个使眼色,一会儿又拉了拉那个,有些为难,最后只好娇气道:“哎,娘亲...姐姐你们好好说话成吗!”

李白水微微颔首,楼满则是头一转,假装什么都没发生。

三人围坐。

李白水又开口道:“京城那会儿,灵儿带我吃了一家茗香苑,那滋味真是不错,想着南方果然人杰地灵,连普通的白菜都能做的那样香甜。”

楼满对此没有回答,只是听着,不知道李白水说这话是有什么意思。

灵儿同样也不懂,瞪着圆溜溜水灵灵的眼睛观察着二人。

“只是这食物虽是美味,可让是瞧着却是单一了些吧...曾经我有读过一些书,知晓南方菜肴种类繁多,今日不知可能得见?”李白水道。

楼满闻言微微有些讶异,说话就带了几分的怒气。“我倒是听着你说这话什么意思?原来是想要吃山珍海味。”

“只怕要叫世子妃失望了,我这等小地方可没有那东西!”楼满冷哼。

楼满虽然有不小的权利,势力也算大,但从来不是骄奢淫逸之人,不会去做那等铺张浪费的姿态。

说是用膳,不过也就是简单的解决温饱而已。要说山珍海味,楼满确实没有尝试过。

瞧见自己的娘亲动怒,灵儿就急了,悄悄在桌子底下扯了扯李白水的衣裳。

“姐姐...你在说什么呀...”

熟料李白水却是不慌不忙的回握着她的手。

“你也不必动怒,我说这话并非是想要吃那些山珍海味,只是向来被称为粮仓的地方如今这样缺衣少食。难道不是一种悲哀吗!”

“楼满,我晓得你并非那种谈恋权力贪慕富贵心思狭隘之人,你可知如今在靖王的治理下,南方是一日不如一日。”

越说下去,楼满的脸色就越难看了几分。而李白水的话语却是越发得铿锵有力。

突然楼满猛的一拍桌子,桌子发出巨大震动声。

“世子妃再说下去,我可不敢保证你的安危了,还请世子妃慎言!”楼满道:“自古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能者上位,且是人之常情。”

李白水微微一怔,随后继续道:“如今靖王一心筹谋,却让百姓来背负这等付诸行动的代价,导致南方战火连天,民不聊生,在城中的百姓尚可苟且偷生,可城外却是满地饿殍!”

“敢问,这可是人之常情!”

“你好大的胆子,难不成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楼满忽而怒起,眨眼之间便到了李白水的面前,一手掐住她的脖子,微微用力。

李白水纤细的脖子很快便留下了红色的印痕,叫人看着触目惊心,连灵儿也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娘亲!”

李白水则是目光如炬,毫不畏惧。“楼满,我知晓你本性善良,也见不得各种情形不如我们合作吧!”

她铮铮道:“还南方的子民一个安稳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