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第四种吃法

小说: [魔童降世]莲藕的十种吃法 作者: 畈本大人 更新时间:2021-01-15 字数:5321 阅读进度:4/5

森林的美不是一两语就能概括的,日出朦胧的晨曦,日落如血的残阳,飞流直下的雷鸣,还有透过密林的道道光束,这所有的场景,都是洛神从有意识以来都从未感受过的美,直到现在,她化形出了人身,拥有了五感,终于能看到这世间的色彩,闻到草木的清香,听到这世间万物的声音,触摸到,她眼前所有的一切。

水是冰凉透明的,泥土是软的,花是香的,一草一木都是这般鲜活。

站在溪边,太阳的光芒落在洛神的头顶上,肩膀上,那以前只会让她感觉炙热的光此刻却让她觉得无比的温暖舒适。

她在享受这一刻。

突然,一团毛绒绒的东西从洛神脚边跑过,跳出了好几步之后才觉得哪里不对,接着便回过头用那双黑珍珠似的眼睛看向了身后的大家伙,耳朵动了动歪了歪脑袋,身后的大尾巴甩了两下,接着便试探着小心翼翼的靠近刚才那个被它路过的大家伙。

只见两颗松子正乖巧的躺在洛神的脚边。

两只白嫩透着光的手指捻起那两颗果子,慢慢的伸向那只正准备满载而归的小家伙。

‘这是你的吗?’

算得上是刚出生的洛神此刻还不会说话,只会用嗓子发出一些简短的音节,但因为对自己那样的发音有些奇异般的嫌弃和觉得尴尬,所以到现在为止,洛神也没有开过口说过一句话。

她并不认识这只浑身都毛绒绒的小家伙,但……这两颗类似种子的东西,好像是它的。

随着洛神那只手的靠近,这只松鼠尾巴上的毛看起来也越加的蓬松涨大,看的洛神浑身都开始发了痒,直想要摸一摸试试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感觉。

但洛神终究失望了,这小家伙从她的手中抢走了那两颗种子后,便立马转身,头也不回的跑走了。

‘我可以……’

本想着摸一摸那小家伙的洛神,呆愣的看着它爬上树远去的灵活背影,连手都忘了收回来。

‘跟你交个朋友吗……’

将那不舒服的感觉压下,洛神又继续她的发现之旅。

一下午的时间,洛神已经能记住百多种长相不同的植物了,与此同时,洛神还发现了好多跟那只毛绒绒会动的小家伙一样的家伙,它们有的长得很大,头上还有两只看起来就很硬的树叉叉,有的成群结队,都吊在树上玩耍,还有的看起来就很凶,嘴里那两颗探出下唇的白色獠牙还带着血迹,洛神远远的看了一会儿,虽然不知道那是什么家伙,但洛神的直觉告诉她还是别过去为好。

越美的东西越危险,这句话放在森林里也是一样的,白天的森林有多美,晚上的森林就有多危险。

找了一个看起来比较干净整洁的地方准备休息缓解一下今天逛了一天的疲惫,洛神刚在那块平平的石块上铺好几张大大的树叶,灵敏的五感就让她远远的察觉到了一丝危险,很快那感觉就得到了回应。

“啊呜!!!!”

猛然抬头望去,只见那远处一个较为空旷的山丘上,几个黑色的影子竖立着,尽管距离并不是很近,但洛神良好的眼力却仿佛已经看到了那几双血红色的眼睛正注视着她……

一瞬间,洛神生平第一次体会到了什么叫做毛骨悚然。

那可怖的叫声还在连绵不断的响着,虽然很可怕,却也距离遥远,但除此之外,另外还有声音同时在响着,穿过草丛的沙沙声,攀附在树枝上的嘶嘶声,还有野兽的怒吼声,骨骼的断裂声……

这一切都让洛神感觉到……恐惧。

她脸色苍白的缩在一处小小的石缝中,捂着耳朵试图想要将那些声音隔绝,但透过手掌,还是有一些细小的声音钻入耳洞,敲打着洛神的耳膜。

等到第二□□阳的升起,洛神居然居然感觉到了一丝久违的,像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或许是这旭日东升的光芒太过振奋人心,在这样的阳光照耀下,当初那股在洛神快死时的不服输的劲头突然又再次涌了上来。

一只这样害怕下去可不行啊。

抱着这样一股子,想要活下去,或者说是……有点儿中二的,想要像征服世界一样,征服这片她诞生的地方一样的情绪,洛神开始了一场属于她的革命斗争,而对手,便是这片一望无际的森林。

过程有输有赢,有血有汗,哭过笑过累过,也害怕过,但最终,洛神这株小小的花还是以一己之力,将这片森林征服在了脚下。

拿着一根削尖了头的木棍,穿着两件由树叶与藤蔓编织成的遮挡物,洛神站上了这森林中最高的悬崖边,瀑布拍打湖面的声音轰隆隆的,溅起来的风把洛神额前的头发都吹了起来。

这时,已经是洛神化形后的第七个年头了。

早已经习惯了一个没有毛还全身都白嫩嫩的家伙晃荡过自家门口的动物们,今天也见怪不怪的在觅食的路上碰到了洛神,猴子们习惯性的递过去几根香蕉和刚成熟才采摘下来的蜜桃,拖着一条大尾巴的松鼠今天也跳到了洛神身上搭了一路便车,昨晚才觅食吃了两只兔子的老虎今天依旧没有洗那两颗血迹斑斑的獠牙,尾巴一搭一搭的趴在一块山岩上休息,在洛神路过的时候,施舍的抬了一下眼皮。

虽然知道吃肉是这种动物的本性,但洛神还是对它这种干了坏事之后还毫不掩饰的性子依旧很无奈。

“叽叽叽叽!!”

就在洛神快要从这只老虎的地盘走过时,几只猴子突然出树丛间跳了过来,两只扯着洛神的腿,另外几只则是一直向森林中的一个方向指着,几只猴子全都在叽叽叽的叫,虽然洛神不知道他们说的是什么,但也从他们的行为中看了出来,那个方向明显是出了什么事。

见这场景,原本还趴在石头上晃着尾巴的大老虎突然抬起了头,站起身,往下一跳,轻盈落地。

而围在洛神身边的几只猴子却被它这动作吓得不轻,一瞬间便纷纷四散开来,但也没有走远,依旧围在洛神周围。

“嗷。”

老虎迈着步子缓缓走到洛神跟前,它光是坐在洛神面前,就已经与她差不多高了。

与这只傲娇的大猫相处久了,洛神也差不多能从它的动作中将它想要表达的意思猜个大半。

“是想要带我去吗?谢谢你呢。”

这可是她花了四年才撸到的猫啊,凭本事撸的,好不容易有机会,当然要好好挼。

当这只差点儿被洛神给撸翻脸的大猫终于驮着洛神从猴子指的方向跑到出事的地点后,从它背上下来,洛神忍不住的扶着树开始干呕。

“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吗?”

缓过神来的洛神举起拳头往那只装作无辜的老虎肩膀上一锤,恶狠狠的质问了一声。

在这之后,洛神才开始观察这片‘事故现场’,而显然,这次的事故,并不是普通的事了。

看着被动物们围住堵在一片草地中央的……人类?洛神不自觉的咬住了下唇。

又三十多年之后,洛神来到了临近东海的一座小镇上。

陈塘关。

三个大字书写得刚正不阿,工整的雕刻在这镇大门的木质匾额上。

走在这小镇的石板路上,身着一身红裙气质出众的姑娘理所当然的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光是背影就已经能让人将那姑娘的真面目浮想联翩上万次。

全身上下就一根木簪和一个用麻布包裹着的小包,洛神这一身可谓是真的穷酸。

来到一个地方,要打听事件的话,最好的地方当然是客栈、酒馆与赌场。

花楼那种地方洛神理所当然的忽略而过。

陈塘关虽然也算得上是一个较大的镇子,但因为地处东海边缘,物资并不丰富,又远离京城,所以来到这边的人,除了每年按时前来为总督大人拨款的宫人以外,来游玩或者是其他的人,是少之又少,所以当洛神在这镇里走了好一会儿了都没看到一间客栈时,就理所当然的进了下一间酒馆。

当年迈的酒家从愣神中清醒过来后,洛神也终于能打听自己想要的情报了,询问过酒家她刚才喝的那碗酒多少钱后,酒家便笑着回答,“这镇上很少来什么客人,今儿个姑娘来了店里也是蓬荜生辉,这酒就算是我代表镇上的人欢迎姑娘的到来吧,不算钱了!”

这酒家洒脱坦荡的性格让洛神勾唇一笑,“谢谢酒家,你们的热情,我收到了,但店家您的酒钱我却是一定要给的,这毕竟是两码事。”

听到这姑娘之凿凿的拒绝,这酒家不仅没生气,倒还笑了起来,随即他便指着洛神往身后看去,只见原本在她进来时仅仅只有几人的酒馆现在却是人满为患,她甚至还从那纸糊的窗上看到了好多还等候在外面的人影。

这一看,洛神便明白了,笑着接受了店家的好意,将那放在桌面上的铜贝收了回来。

“如此,那便谢过店家了。”

“姑娘!”在洛神将要起身离开时,这店家却突然叫住了洛神。“虽然不知道你打听这个做什么,但别怪我老爷子没提醒你,那李家的三公子出生便如此异像,你还是……不要与之接触为好。”

洛神神色未变,眼底闪过的东西没人能看清,点点头,笑着应了店家,“多谢提醒。”

与此同时,陈塘关来了一个穿着一身的红衣的漂亮姑娘这事,已经如一阵风一样快速的刮过了整个镇的大街小巷,一时间成了镇上人们的新话题。

如果想要定居在一个地方,免不了要先去见见这地方的老大。

洛神在这里什么都没有,全身最为值钱的东西,也就只有那颗学富五车的大脑,所以重操老本行这事儿,根本不用洛神多加考虑。

陈塘关的房屋和地契基本上一大半都在总督李大人的手上,所以洛神如果想要租一间地段好点儿的商铺,李府,就成了必去之地。

在这镇中,李府是最好找的地方,指着那最高的楼走就能找到。

当洛神站到了李府的大门前,就被两只矮小的青铜器给拦了下来,这么些年,洛神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但这会动的青铜器……

这下子,洛神倒是觉得较为新奇。

“喂姑娘,你究竟是来干嘛的啊!就算你长得漂亮也别想骗过我们!”

估计是被洛神新奇的目光和问不完的问题给弄烦了,其中一只青铜器终于忍不住开始凶巴巴了。

“哦!对不起对不起!见到二位实在是太过好奇,结果把正事都忘了,我其实是来找总督大人求一间商铺的,打算在这里定居。”

没等到两只青铜器开口跟洛神说总督不在,另一个声音就从那突然打开的大门内传来。

“总督此刻并不在府上,但如果是房租地契的话,我也可以做主的。”

一位身披战甲的妇人从门内迈步走出,她的身后还跟着两位同样穿着军装的士兵。

这一定就是总督大人的发妻殷夫人了。

当她从两只青铜器拉开的结界中走出来站到洛神面前后,洛神这才开始仔细的打量她。

身体健硕,但神情疲惫。

“劳烦姑娘在此等候一会儿,院内不方便待客,而此刻我要赶去镇南面降一只狼妖,刻不容缓,所以请姑娘多多见谅。”

没等洛神再多一秒的打量,她便翻身上马匆匆离去了。

这一系列动作下来,洛神只能看着那几道背影远去,当然,洛神并没有觉得这位夫人不礼貌,而是……

太礼貌了。

她原本可以直接离去,却为了跟洛神解释而硬拖了一会儿,说不方便待客也肯定是因为前几日的事,还把让她等的原因也告诉她,甚至还向她道歉!

以她的地位,原本可以不用如此,但待人处事却偏偏又如此礼貌客气……

真是……温柔得过分了。

越来越喜欢这里了呢。

不知不觉,洛神柔和了眉眼。

时间在和两只结界兽的聊天中很快便过去了,殷夫人回来时,那铁质头盔已经被她取下来抱在了腰间,汗水将她的衣服和头发都浸湿了一大半。

“诶?原来你还在啊,真是对不起,我这衣冠不整的样子真是……”

“您现在的模样,是最好看的。”

没等到那位刚从战场上回来的夫人将话说完,洛神便打断了她。

听完这话,殷夫人便一脸有些诧异的表情,停下了擦汗的手臂,愣愣的看向这小姑娘,她的眼神非常的认真。

她没有说谎。

从未被人如此直白的夸奖过的夫人,头一次因为一个女儿家的话,羞红了脸。

半个时辰之后,洛神已经坐在李府的会客厅里喝完了一杯茶。

这时,终于整理梳妆好的殷夫人才匆忙踏进会客厅。

“劳烦姑娘久等了。”

她抱着一个木箱子走到了洛神的对坐上,行走得匆忙让她此刻坐下后还有些轻微的喘气。

洛神默默的倒了一杯茶水放至了她面前,只见她二话不说便牛饮而下,‘砰’的一声放下杯子后便豪气冲天的来了一句,“再来一杯!”

……洛神举着茶壶,没有作声,再次将温热的茶水缓缓倒入了殷夫人面前的杯子里。

此刻反应过来的殷夫人看着洛神微翘的嘴角,讪笑了两声。

“又在姑娘面前出丑了,真是不太好意思。”

“夫人的性情豪爽,说明此地民风淳朴,人们都很善良,这样很好。”

放下茶壶,洛神勾唇笑道。

又……又被直球击中……

殷夫人默默伸出一只手捂住心脏的部位,深吸了两口气。

‘怎么了?身体健康,面色较为红润,不像是心脏处患有疾病的样子啊?’

没等洛神多想,殷夫人就直入了正题,“姑娘姓甚名谁家住何方啊?我看姑娘的样子……不过十五岁?你从哪儿来的?你的父母呢?怎么让你一个人跑来这大老远的地方?哦……对不起……”问得有些激动的殷夫人捂住嘴,看向洛神的目光透露着些许歉意。

洛神笑着摇了摇头,一一回答殷夫人提出的问题,“无父无母,随师傅姓李,名洛岚,从皇城北上的苍扬城来,今年的确是十五岁,来这里是为了找一个人。”

“嗯?谁啊?你把名字报给我,保证明天就能帮你找到!这陈塘关,我熟的很!”殷夫人是个热心肠,一听这姑娘是为了找人,当即便拍着胸脯打起了包票。

找人嘛!她查一查陈塘关的百姓谱分分钟就能查到!这算什么事儿!

但洛神却摇了摇头拒绝了殷夫人。

“不瞒夫人,其实我已经找到了,但还有些不确定。”

这回答让殷夫人好奇了起来,要知道从苍扬来这陈塘关,路途不可谓是不遥远,况且这一路山地险要,危险重重,其中的艰难曲折……

“你跑这么远就为了找他啊?他是你什么人啊?这么重要!”

不知道为何,殷夫人下意识就觉得这一定是个男孩子。

只见洛神抿嘴笑了笑,“我此生唯欠了一条命的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