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第三种吃法

小说: [魔童降世]莲藕的十种吃法 作者: 畈本大人 更新时间:2021-01-15 字数:4952 阅读进度:3/5

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这天地之间,先是有了日月,才有了生命存在的空间,有了生命,就有了自然。

而灵气的诞生,则来自于自然。

自然是这世上最不可控的东西,也是最可控的东西。

不可控是心,是感情,是一切存在又虚无的东西,可控的又是石头,是水,是一切以物理形式存在于世间的物质。

这些皆有分类,如同好坏自有分别,是非黑白的具现化,也亦如太极八卦中所对应的,阴阳。

与之相对的,由自然产生的灵气,也分为灵与魔两种。

太阳与月亮的存在,既为这一切的存在之初,然后才有了生命,日月给予生命存活的可能,而生命的凝聚则演变成了自然,自然的结合则产生出了万物,而万物则赋予天地间灵气。

这一切都犹如那句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

都说世间万物皆有灵,人可成仙,兽亦能成精,但在这万物的其中,却独独少了草木。

在这世间的所有仙神妖魔,人和兽各占据半壁江山,唯独只有植物一类,因为缺少了人类和兽类独有的慧根,不会像他们一样能思考,所以植物的修炼,是难上加难,以至于在外界的传说中,植物类的仙妖鬼怪,是少之又少,而大多,也都是出现在一些故事传说之中。

由植物修炼而来的,不管是仙还是妖,那都肯定是因为某种奇遇,不然,就是这天地对之绝对的偏爱。

而洛神,原本是来自一颗生长于密林的洛神花的花种,但突然有一天,一只黑的大鸟为了捕食林中的猎物,滑翔而过的短短一瞬间,那羽毛用力扇打中的气流竟然将它卷了起来,随着风的吹动,飘浮着,掉到了那大鸟的羽毛之中。

于是就这样,原本只能是一株如这林中的其他植物一样,普普通通的生长直至化作春泥的洛神,被那黑色的大鸟带着,飞过了几十里的距离,掉落到了一处悬崖的山顶峭壁之中,从而有了能改变命运的机会。

风吹日晒,暴雨侵蚀,寒风凛冽,还有恶劣的环境,都没能将这颗小小的种子打败,它对于生的渴望,不比得其他事物弱,它无知却又贪婪的吸食着这石缝中,泥土下的养分,从那周围只有一些青苔绿意的灰色峭壁上,生长出了一点惊艳的红。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这株洛神越长越大,也越来越美,再加上那久至两三个月的花期,越发的引得这山下过路人的纷纷注意。

不多久后,这周围的几个村子,竟然都知道了这悬崖上有一株长相奇怪却又红的嚣张,漂亮得晃眼的花,尽管贪婪,但那些人看着这直直耸立于顶,无路可上的峭壁,还是感慨叹息。

毕竟他们还没有贪婪到会为了这株花宁愿把命搭上。

于是又几年过去,对它虎视眈眈着觊觎的人虽是越来越多,但这株花却是依旧好端端的生长在那顶端,不管多大的风雨,都没能将它刮倒吹断,反而是越长越大,花苞的颜色也越来越鲜红。

不知从何时,这周围的村子里突然开始有了一个传说,说这花呀,是一个妖怪变的,因为吸食人血太多了,所以越来越红,越来越大,等它吸够了血后,它就会变成一个专门吸血的妖怪来祸害苍生。

这流越传越广,越传越恶,直至将那些自诩为除道妖魔的道士引来。

“这花妖道行太深,看不破,看不破……”

穿着一身白色道袍的人装模作样的挥舞了两个手势,直直向着那山顶处的植株看去,眯了眯眼,便装作高深的叹了一口气,摸着自己下巴处特意留长的胡子,缓缓说道。

说是看不破,但他又能看破什么?这就是一株长得比较奇特的花而已,没见过就指认为妖物,未免太过武断愚蠢。

有了第一个人自砸饭碗的承认自己看不破开始,另外几个打扮得都差不多的‘仙风道骨’们也纷纷附和。

“这花妖实在厉害……”

“除不了,除不了啊……”

“贫道还是建议你们大家尽快搬离这里吧,免得这妖物出世后害了你们!”

“对对!大家听道长的!咱们赶紧搬走!”

“对!搬家!回去就让那娘们儿收拾……”

不一会儿,这气势汹汹赶来的一群人,便逃难似的逃了回去。

说是逃难似的,不如说是丢了面子的遁逃。

无风不起浪,那流也不是凭空而来的,肯定是有人想‘自己得不到,别人也别想得到’,于是才有了后续的妖惑众与除妖事件,但让那些人没想到的,最后居然是这种结局。

本是想毁掉,却没想到弄出了这么大的动静却只换来了几句看不破,除不了,还害得几个村子都得搬离这生长了这么多年的地方。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也不过如此。

尽管没能如村民们的愿将那花妖除去,但几位道长大老远来一趟,也足以见得道长们的正义与良善之心,于是村民们还是好吃好喝的侍奉了几位道长一餐晚饭,茶余饭后,便快速的将这几位有些想赖着不走的道长给‘送’至了前往别处的小路口。

“道长们勿怪!我们也是想早点儿离开这里,免得遭殃,因为想着道长们的安全,所以特地将道长们先行送走,谁又知道那妖物什么时候醒来,所以我等这会儿便得赶紧回去收拾细软了,所以道长们,快走,不送!”

看着村民们匆忙离去的背影,几位道长纷纷伸出了尔康手。

鬼知道那是不是妖啊!他们也只是想赚点儿钱而已!现在收不了妖!不是还可以从长再议嘛!

这太阳马上就下山了,夜半三更的,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他们怎么办?

但现在就算再没办法,几位道长也只能捏着鼻子认了。

而在哪之后,这附近的几个村子也的确是搬走了,本是想着那几位道长能将那株花摘下来而传出去的流,却没想到引来几位道长真指认了那是妖物,思来想去,连原本传出流的几个人就是不信,也被自己吓得信了三分,为了能让自己安心,也让不知情的村民们安心,索性也陆陆续续就真的搬走了。

于是这株洛神花的生长之地方圆十几里地,都没有了人烟。

生老病死是这自然界万物都逃不掉的循环轮回,而这株洛神就算再怎么顽强,也依旧是逃不掉的。

先是叶子慢慢变得枯黄,再是根系的疲软无力,怎么也蔓延不到更深的地方,没了养分,就失去了维持生命继续生长的命脉,其次是纷纷掉落的花苞于花瓣,最后是枝干的枯萎。

就这样死了,会不会很不甘心啊?

当初的那只黑色大鸟不知怎么地,再次从这处峭壁上飞了过去,在不远处的天空中盘旋着。他的羽毛不似当初的黑亮,连巨大的爪子也被折断了,那双清明凌冽得能倒映山河的眼睛也不复当年的神采。

但它仰天长啸的声音,却依旧嘹亮。

但最终,它还是从那万丈高空中坠入了深谷。

破壳而出的动物要靠自己的力量顶开蛋壳才能活下去,杂草亦能顶开挡在头顶的巨石只为求生,不过都只是……不想就这样死去罢了。

慢慢的,只见那株快要枯死的洛神周围渐渐凝结出了一丝丝银白色的光芒,那光芒……居然与那高悬在空中的月光如此相似!

既然没了这来自自然的养分,那就吸取这孕育出了自然的东西!

不过是为了活下去!那这养分来自哪里,就都不重要了!

没有慧根,不会思考的一颗植株,此刻仅凭借着自己对生的本能,竟战胜了这自然的因果循环!

这算什么?生命的奇迹吗?不……

与其说是奇迹,不如说,这是天意,也是这颗洛神的命。

未来的变化千八百种,但这株植物却偏偏成了这其中的绝无仅有。

月光的银白是冰凉的,却也温柔,不似太阳那般狂热和具有侵略性,仿佛在多一点就能让它燃烧起来,所以这株洛神对夜晚中的月亮格外的偏爱。

自从开始吸取这月光后,这株洛神虽说的确是重新活了过来,也比那之前更加的妖艳,根系也能蔓延到更远的地方去,但那地下的养分,始终比不得这光来的好,于是那之前洛神睐以生存的养分,现在却被这颗植株弃之如鄙。

不得不说,这也是株非常渣的洛神了。

在这峭壁上待了年复一年,吸取的月光也越来越多,渐渐的,这周围的小小的一隅天地让这颗洛神有些拘束起来,于是它便拼命的往那峭壁的顶端生长而去,直至它终于能将那片处于顶端的,小小的,嫩绿色的叶子接触到那片毫无遮挡的,处于峭壁顶端的,空中。

它感受到了些不一样的东西。

说不上来那是什么,但就是让它非常的舒服。

哪里的风更加寒冷,更加凌冽,但那月光却也更加的明亮。

吸取的月光越来越多,这让洛神凭借本能,无师自通的懂得了很多东西,比如说这周围没有一颗跟它一样的伙伴,再比如说这四周有两种很像是月光的东西,但仔细感受一下却又不是,比月光稀薄很多,而且也不是来自月亮与太阳,其中一种比较温柔,另一种就非常的暴戾。

随着时间推移,这天地日月轮转又过去了几十年,虽没有时间概念,但这些年早已经生出灵智的洛神却开始觉得无聊起来,原本还为这周围没有一个跟它一样的家伙来抢夺地盘而感到高兴的洛神,此刻却无比的希望能有一个家伙来陪陪它。

当然,那些几乎每天都飞过去飞过来时不时还用它们那尖锐的嘴巴啄它的鸟儿不算,它们只知道啄它,又不能跟它说话陪它,还每次都是来了就走。

哼。

想着无聊的时候,洛神就迎来了它的第一个伙伴,那家伙长得离它有点儿远,反正就是它碰不到的距离。

小家伙长得奇奇怪怪的,黑色肥厚的顶,细细短短的根,那花纹有点儿像那天上层层叠叠的云,又有点儿像那峭壁上层层叠叠的岩石。

每天都依旧挑食的洛神今天也在拒绝太阳的光,无聊着一边通过根茎吸取地下的养分,一边就对着那颗小家伙打量了又打量,直到发现这周围它感受到的那比较温柔的东西慢慢向那小家伙流去。

‘诶!?它喜欢这个吗?’

自从发现这之后,洛神就开始每天的喂养活动了,别说,就跟养只小宠物似的,洛神可有成就感了!

今天也是负责将小家伙养的白白胖胖的一天呢!

诶?它为什么会说白白胖胖?

抛开那些多余的想法,洛神又开始为小家伙聚集那些它喜欢的食物了。

而就在洛神每天乐此不疲的活动下,一些不安分的家伙开始在这周围的林子里暗流涌动起来。

又是两年过去,洛神眼看着这株自己喂养的小家伙,别提多有满足感了,感受着这小家伙马上就要进入下一个阶段了,洛神更是提了一把劲儿。

在这悬崖下面,于这林间游荡等待了这么久的家伙,此刻也是察觉到了什么,竟然齐齐现身在了着崖顶上。

而洛神正专心的喂着崽,完全没发现这动静。

等到这只崽终于开始散发出一点儿淡蓝色的光芒时,洛神这才放松下来,这一下可就不得了了!

这周围怎么多了这么多的怪物!!

洛神被吓得连一片叶子都不敢动了。

“嘶嘶嘶……”

“吼……”

……

那些声音听着都吓花!像是要把它生吞活剥了似的!

更何况它们长得都还这么可怕!一个个眼睛里都被煞气给憋得通红!

“嗷!”

一瞬间,几个家伙竟然全都打了起来,那动静将这片小小的山头都削平了一半!

眼看着那战斗就要把洛神波及到,连花枝都被撞断了大半时,那战斗中一个怪物却突然冲出来,一尾巴就将洛神冒出峭壁的半截枝身给扇没了,这把洛神痛的都有些神智不清,拼着最后一点儿气力,洛神努力的想要让自己的枝丫再长出来保护好那颗自己好不容易养到现在的崽,但却只是徒劳,它没想到,那颗小可怜就是这几只怪物的目标,抢夺,争打,那黑色的小家伙在这几只怪物的爪下变成了一摊粉碎……

洛神眼睁睁的感受着这一切,连眼泪都没有的它,此刻连神智的痛苦都没能让它有点儿反应。

“吼……”

停止了打斗的怪物看了看地上那堆对他们来说已经没用了的东西,又开始互相大吼,突然,其中一只不知道是察觉到了什么,迅速将它那血红色的眼睛望向了悬崖边刚长出来的一点儿枝头,接着便迈着步子,向洛神走来。

洛神原本以为它会死在那个时候,但在被一阵强大的灵力击晕过去时,它模模糊糊的,只记住了那道侵略性强烈,炙热得犹如太阳火焰一般的气息,接着,便是一片寂静。

至到再次醒来,洛神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新长出来的枝丫非常的嫩,颜色也是翠绿的,说不出来的好看。

但这次之后,洛神也是卯足了力气想让自己变得更加得强大,它贪婪的吸收着月亮的光芒,也开始坦然的接受着太阳的馈赠,同时也是孜孜不倦的吸收着地下的养分,终于,洛神化形了。

看着自己变成白色的枝丫,洛神动了动手指,却突然的笑了起来,声音一出,洛神就捂上了嘴巴,她被自己的声音给吓到了!

刚出生的孩子对一切都是感觉新奇的,因为洛神在这山顶上光是玩儿.自己都玩儿了大半天。

等到适应了新的身体后,洛神这才开始尝试着移动,先是学习了那天看到的几只野兽,发现他们的动作真的是好难,最后跌跌撞撞的,洛神从地上爬了起来,发现用那两只比较长的枝丫移动才是最方便的,接着,洛神碰到了她化形以来的第一个难题。

这里是悬崖!她怎么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