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第二种吃法

小说: [魔童降世]莲藕的十种吃法 作者: 畈本大人 更新时间:2021-01-15 字数:3795 阅读进度:2/5

两人再次定睛一看,诶!被压在下面那只猪还穿了衣服!

等到那只穿着衣服的猪崽从地下爬起来后,两夫妻这才意识到,这只猪……怎么长得这么像个人呢!?

难道……是他们李府圈养的猪崽成精了?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太二真人胖是胖了点儿,但人家可是真真正正修炼成仙的人,那可能是那啥子猪崽……

好吧他的确挺像。

但这并不是侮辱他的理由!

随着太阳的西落,这个自称太乙真人的猪崽转世骑着他的同类,飞在离地仅仅一米高的地方随着两夫妻下了山,一路上将这件事细细同两人说道。

当然,离地一米并不是因为那只猪崽被太二真人压着只能飞这么高。

虽然没有在这位猪崽成精的仙人身上感受到那熟悉的妖气,但还是对这位真人有些怀疑的两夫妻,在听到了这事情的原委之后,就是不信也信了两三分。

到达李府时正好是黄昏,正是镇民们一天劳动结束回家吃饭的时候,尽管这个时候大多数人都已经开始回家收拾的收拾,休息的休息了,但当打更的人敲着他那吵人的破锣满镇大街小巷的宣传李府三太子将要出生的消息后,镇民们也都着实是愣神了一会儿,反应过来之后,还是放下了手中筷子,换衣服的换衣服,三三两两的聚集到了李府里准备着道贺。

与府中大坝中的喜庆气氛不同,院内的人一个个都深色匆忙,屋内正在生产的殷夫人躺在.床.上,满头大汗,尖叫声一声比一声大,听的等候在门外的李靖背着双手,在门口转过去转过来怎样都沉不住气静不下心,而另外两个小儿子则是趴在房门边,耳朵贴在门上,一脸迫不及待的等着弟弟出生。

眼看着这太阳都已经落下去一半了,这孩子却还没有生出来,李靖的心里是千万个不放心,身子一顿,脚步一转就向着那位太乙真人的布阵地走去。

这不去还好,一去就察觉到了点儿不对劲,将在这紧要关头异常不靠谱居然喝醉了酒的太乙真人乱拳锤醒后,李靖这才松了一口气,但当他见到站在那颗据说是存放着他儿子元神的铁莲花面前一动不动的时候……

果然他刚才那口气是松得太早了。

本来以为这位猪崽真人刚刚喝醉已经是他最不靠谱的时候了,却万万没想到他还能更加的不靠谱!

“我……我忘记密码了……”

太二真人欲哭无泪。

虽然最后这颗莲花还是有惊无险的打开了,但两人却迟迟没想到,家丁和稳婆的背叛来的如此猝不及防。

“是傀儡符!”

将家丁背后的符纸扯下来,太乙真人面色难得严肃了一回。

但这发现还是迟了。

被另一张傀儡符俯身的稳婆,已经将那颗散发着蓝色的灵珠拿到了手。

“既然这么想要,那就还一颗给你们。”

“不好!那是魔丸!”

一步迟,步步迟。

最终,天幕暗沉了下来。

红色似血的一阵妖雾,突然从产房里喷涌而出,卷起的风将守候在庭院中的镇民们都刮得不得不用手臂举在眼前遮挡,那周围原本枝繁叶茂的树木,竟然也被这风给吹秃了一半去。

等到这阵妖风刮过,镇民们一个个都面色诧异。

“大人!大人!夫人生了!孩子……”

一位年轻的稳婆抱着一个被红色布匹裹住的东西冲出产房向着总督大人奔来。

很显然,她怀里抱的那个就是他那不幸的儿子。

但……好好的孩子怎么就变成了一颗球!?

别说,这球白嫩嫩晶莹剔透的,还挺好看。

刚将手指搭上去准备拉下那一层厚厚的布匹,异变突生!

只见这颗球突然变换成了一个婴儿的脸,猛的从稳婆手中跳到了地上,这场景将周围的镇民们通通吓了一跳。

只见这颗长着脸的球在人群中横冲直撞,撞着撞着就冒出了熊熊大火,这时才意识到终于发生了什么的镇民们纷纷开始尖叫起来,东窜西逃。

那被一掌击碎的屋顶和树木,还有那熊熊燃烧的烈火,四处震耳欲聋的爆裂声,这场景,成了在场的镇民们心中那久久挥之不去的噩梦。

李家的三儿子,是个妖怪!

短短的不过一刻钟时间,刚出生的李家三太子,就已经从一个以后一定会像父亲一样的英雄,变成了一个以后绝对会为祸人间的妖魔……

而那个被娘亲抱在怀里,被一个小小的乾坤圈遏制住,还在对着娘亲和父亲抓手咯咯傻笑的婴儿,他却还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知道……

他那早在出生,就已经被众人给下意识里否定的命运。

“三年……”

看着夫人怀里的婴儿,在众人眼里一直都永远□□伟岸的总督大人,此刻,他的身影却如此渺小。

这是他的孩子……

他救得了全陈塘关的百姓,却救不了他的儿……

“仙长,择日不如撞日,咱们这就立刻出发吧!”

太乙真人想要再劝阻的手,再看到这位父亲脸上的坚决后,也缓缓放下了。

“那就走吧。但别怪我没提醒你,天劫咒是无解的,就算你真的能求见到师尊,那也不会有太大的可能会解咒,而这天上一天人间一年,你这一去,哪吒的三年,你就少了一年可以陪伴了,你确定吗?”

“只要有一丝希望,我也要为我儿,求来。”

这一去,就得一年。

没等到与父亲商议,却同时下定了决心的李府另外两兄弟,在父亲与太乙真人走后的第三天,纷纷与留守在陈塘关的母亲辞了别。

“为了三弟,也为了陈塘关百姓,不孝子李金城。”

“不孝子李沐。”

“就此与母亲辞别,往南拜师学艺,不学成,誓不归家。”

李家,全都是铮铮铁骨。

两个月后,李府。

“你说,这哪吒也怪可怜的哈,好好的孩子,怎么就是这种命呢?”

李府大门外,一只长得颇有些委婉的青铜器挖了挖鼻孔,或许是觉得一直在这儿守着有些无聊了,便凭空抛出了一句话。

话音刚落,就有声音接了下一句,“那可不是,也怪可怜的,希望真人他们这次去能有好消息带回来。”

是他旁边那另一只长得更加委婉的青铜器。

而随着两只长相随意的青铜器聊天分神,只见他们面前那一层淡白色的薄膜微微动了一动,更加的透明了。

原来,这两只青铜器就是太乙真人留下来看护魔丸哪吒的结界兽。

院内,一个穿着红肚兜,扎着两个小啾啾看起来才一岁多大的孩子咯咯的笑着,身体灵活的三两下便爬到了院内的一颗大榕树上,在树冠中找了一个位置藏好后,他便捂着嘴躲在树叶间偷笑,两只天生带着夜店蹦迪妆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下面那个端着餐盘,向着四周到处叫着他的名字找他的管家。

“哪吒!哪吒!哎哟我的天哪!小祖宗诶!求求你出来吧!”

身形矮小的管家端着盛放着那个名叫哪吒的孩子的午餐,叫着哪吒的名字,从榕树底下走过。

树上躲着的孩子放轻了呼吸声。

管家停在了榕树下。

树上的呼吸一滞。

“这孩子,又躲哪儿去了?”

管家慢慢走远。

树上的孩子咧嘴一笑,直接从四米多高的树枝上跳了下来。

才两个月大的孩子,却成长得如此之快,不光是身形长得像是一岁多的孩子了,连做这么危险的动作,落地却毫发无伤。

身着一块红色肚兜,全身都圆圆润润粉嫩嫩的小家伙,动作灵敏的穿过了下人的巡查,又跑过了几条回廊,最终,他停在了那扇最大的朱红色大门前。

院子里所有的地方他都走遍了,但只有这扇门,他从来没推开过。

压制不住的好奇,让他推开了那扇门。

只见两只青铜器灵异如人的躺在地上呼呼大睡,时不时还打个鼾昭示自己的存在感。

那层笼罩在整个院子上方的薄膜,此时透明脆弱得都快看不见了。

‘有人过来了!’

大脑还没反应过来,身体就已经行动起来将小家伙藏好了。

远远的,两个下人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才传过来。

“诶?这两只结界兽怎么又睡着了?”

“算了算了,不就是两只棍子嘛,我们自己来吧,也别难为人家了,平时进进出出的,人好不容易能好好睡一觉。”

“行吧,那我们小声点儿。”

只见两个下人捡起了那两只青铜器身边造型奇怪的棍子,举起来穿过了那层薄膜,然后像是撩起帘子一样的,将那层薄膜给打开出了一个门帘的样子。

两个下人走了出去,将棍子穿过薄膜,放回了青铜器的身边,慢慢走远。

躲在横梁上的小家伙眼睛越来越亮。

自从有了意识以来,哪吒想过无数次外面会是什么样子,他经常会爬上院子里最高的地方眺望,那五颜六色名叫山的大泥堆和好多集中在一起的房子,还有那望不到尽头的水,那些,一定都很……很……美好?

那是哪吒仅能学会的,用来形容最的词汇。

但他没想到,真实的外面,跟他想象中的模样,一切都完完全全的相反。

尖叫着奔跑的人们,看着他的眼神无一不是恶意满满,怨恨,仇视。

“妖怪!去死吧!”

不知道是谁起的头,还围在周围的人纷纷开始向他扔东西。

鸡蛋,番茄,蔬菜,萝卜,甚至还有……石头?

‘……你都不知道,我隔壁王婶子家的那个二娃,每次看我都是一脸色.眯.眯的模样,长得又丑,别提多恶心人了!我讨厌得恨不得用石头砸他个生活不能自理!……’

脑海中突然出现的一段话,是哪吒在院子里无聊时爬上爬下偷听到的,那是两个偷闲的府内小丫鬟在聊天。

用石头砸?

‘他们……全都讨厌我吗?’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做啊……也没有……用,色.眯.眯的眼睛看他们啊……’

不知事的小家伙在府内自由惯了,第一次碰上这样的情况,颇有些愣神与手足无措。

突然!

“啊……”

哪吒紧紧的闭上了眼,低声轻呼了一声。

“我砸中了!!我砸中了他的眼珠子!!哈哈哈哈哈哈!!我砸中了妖怪!!”

捂着那只疼痛的眼睛,小家伙强忍住泪意。

不能认输!不能……

这时,一道鲜红的身影闪过。

捂着一只眼睛的小家伙看着眼前这个突然出现将他抱住的小姐姐,再次愣住。

一瞬间,所有人都看向了那个抱住妖怪,将他保护得严严实实的姑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