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你们以为本官不愿意守住黄河防线吗?

小说: 带着仓库回到明末 作者: 数沙人 更新时间:2020-09-18 23:25:06 字数:4359 阅读进度:613/681

“既然如此,那就听你的安排吧。”赵文看向李长明,开口说道。

李长明点点头,随后道“大人,请跟我来”

李长明说着就领着赵文往县城深处而去。

赵文坐在战马上,看着荒凉的济源城,说道“如今的济源城已经是一座空城了。”

“是啊,孙传庭这厮真不是个东西。他当时领着济源城中的守军士绅官员逃命的时候,还给城中的百姓说,您领兵而来的时候会屠城,会将城中所有的百姓都杀了。

济源城中的这些百姓一听这话,全都逃命去了。有些往孙传庭逃命的那个方向追去,剩下的,基本上都逃到了乡下。

逃命的时候,城中的百姓将成里那些能看见的东西全都带走了。幸亏属下有几十个身材健壮的伙计,不然的话,这些逃难的百姓肯定不会放过我。”李长明看着赵文,一脸厌恶的道“这个孙传庭真是的,好端端的说什么屠城。”

赵文倒是没有觉得什么,就算百姓全都跑了,对于赵文来说,只是有些厌恶,也算不上什么大事。难道这些百姓跑了之后不会回来吗

反正人还在,到时候将河南拿下之后,就着手将这些百姓迁移回来,到了那时,孙传庭就算再造谣,也无济于事。

“这是怎么说呢,嘴长在孙传庭的身上,他愿意怎么说就让他说。这种谣言对于咱们来说,就像是泥土捏的炮弹一样,没有任何用处。”赵文毫不在意的道。

“大人说的没错,孙传庭现在耍的花招对于咱们来说就是用泥捏的炮弹,对于咱们来说毫无作用。”李小三也附声嚷嚷了起来。

走了没多长时间,李长明带着赵文来到了济源县城的县衙。

李长明来到县衙的大门前,将县衙的大门打开。

“大人,孙传庭等人都跑了,如今的县衙中已经没人了。下属将县衙收拾了一下,大人下榻在这里,再合适不过了。”李长明站在县衙的大门前,弓着腰,看向赵文。

赵文从战马上跳了下来,带着李小三走进了县衙。

明朝有不修衙门的习俗,所以济源县衙看上去就比较破。

可是当赵文走进之后,就发现,济源县衙和之前见过的那些衙门不太一样。

里面的道路都是用水泥硬化的,破损的墙壁也被人用水泥修补了。

这些修补的痕迹看上去还有些湿润,看来修补的时间并不长。

“大人,济源县衙原本有些破损,所以下属就带着人将县衙用水泥修补了一番。

原本城中有很多宅子比县衙要好上不少,可是城中的百姓在逃命的时候,几乎将这些宅子破坏了一个遍,也就剩下县衙还算完好。”李长明走进县衙,他看向停下来看着县衙修补痕迹的赵文,急忙解释了起来。

“我对居住的地方没有过多的要求,只要能住人就行。而且,我在这里也不会停留多长时间,等后方的兵马一到,休整一两天我就会走。所以,住处豪华不豪华对于我来说,完全没有任何作用。”赵文看着这些修补的痕迹,毫不在乎的道。

李长明长出一口气,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他原本还以为赵文会嫌弃这里,没想到赵文竟然完全没有在意。

“张贺”赵文转过身子,看向协同自己指挥中路兵马的张贺。

“末将在”张贺站了出来,冲着赵文一抱拳,掷地有声的道。

“你现在将进城的兵马安顿一下,如今城中的空房子很多,虽然大部分都被损坏了,但是稍微收拾一下也能住。

咱们的兵马就直接住在城中的空房子中吧,也省的修建营地,搭建帐篷。”赵文说罢,又看向李长明,“你和张贺一起去,协助他将兵马安顿好。”

“末将领命”

“属下领命”

张贺和李长明纷纷冲着赵文拱拱手,随后朝着外面走去。

当两人走出去之后,赵文便带着李小三等人来到了县衙的大厅里。

县衙的大厅被李长明粉饰了一遍,大厅后面墙壁上的海上明月图被用大漆盖住了。

这些大漆尚未干燥,看上去有些湿润。

墙壁上还挂着一副字,写了“宣镇”两个大字。

看纸张以及墨迹的颜色,应该是最新写的。

虽然上面没有落款,赵文也能猜出,这应该是李长明写的。

墙壁上方挂着的牌匾还没有拆下,上面“公正廉明”四个大字因为年代过于久远,只剩下几道轮廓,隐隐约约能看清楚这几个字。

大厅正中,县老爷坐的椅子已经被李长明弄走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太师椅。

在太师椅的正前方放着一张桌子,上面放着几个果盘和茶壶。

在大厅的两侧,整整齐齐的摆放着椅子,只不过和上面的太师椅相比,这些椅子要稍微矮一些。

赵文坐在主位上,摸了摸桌子上的茶壶。

茶壶还是热的,想来里面还有热茶。

赵文打开茶壶的盖子,一股清香味扑面而来。

“大人,这是信阳毛尖的香味,这可是您经常喝的茶,没想到这个李长明如此贴心。”李小三站在赵文身旁,闻了闻茶味的气味,便分辨出这茶的种类。

跟着赵文这么多年,李小三也喝过不少的茶,虽然没有过分的研究,可这么多年下来,也能分辨出很多茶水。

“这个李长明,掐时间掐的倒是挺准的。”赵文笑呵呵的说了几句,随后端起茶壶,为自己倒了一杯。

“怎么说呢,光是从这个方面就能看出来,这个李长明很细心,一切都处理的刚刚好。要是将这种事情放在正事上,估计会事半功倍。”

赵文泯了一口茶,茶水不冷不热,温度刚刚好。“不冷不热,刚刚好”

赵文根本就不害怕茶水中有毒,一是李长明这些人是自己派出来的,没有道理在里面下毒。

二是城中几乎就只剩下李长明这些人,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自己今天会来济源,同时也不可能知道自己会来县衙,自己会喝这杯茶。

就算是茶中有毒,自己还有仓库在身,上次霸道的牵机毒仓库都能解,更别说是这次了。

赵文放下茶杯,砸吧了一下嘴。

李小三道“应该是碰巧吧,要不然就是他出门的时候就感觉进城的是大人,所以才弄了一壶热茶。从城门到这里,水温刚刚好。”

“不管怎么说,这人乃是一心细之人。”赵文道。“看他以后的表现吧,要是表现的好,好好培养一番,将他送去美洲或者爪哇,估计能做出不小的成绩。”

赵文喝了几杯茶,随后便站了起来,往后院走去。

后院也被李长明收拾的差不多了,地面全部被水泥硬化,破损的地方也被水泥修补。

赵文走出后门,带着李小三等一众亲卫在济源城中转悠了起来。

济源城不大,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县城。

县城中的街道基本上都是土路,很少能见到青石板路或者砖瓦路。

城中有些人家门前是用水泥铺的,看水泥的颜色,已经有很长时间了。

能用的起水泥的人家,基本上都是当地的士绅。

也只有当地的士绅才舍得花钱用水泥。

赵文不知不觉间来到了济源城的西北角。

西北角可以说是济源城的贫民窟,这里遍布着低矮的窝棚,区域内还有尚未蒸发的污水。

甚至还能看到一些排泄物,散发着阵阵恶臭。

贫民窟中的窝棚非常密集,数量很多,这里大多是贫苦百姓流浪汉以及难民居住的地方。

赵文行走在贫民窟中的土地上,土地都是黑色的,踩上去发粘。

贫民窟中的恶臭味充斥着赵文的鼻腔,异常的难闻。

“这里应该是济源城中流浪汉贫苦百姓居住的地方,一般来说,城池被攻破之后,这些人是不会逃离的。毕竟按照常理来看,普通的兵马就算是流贼土匪,也不会涉及这里,毕竟这里贫穷,没有油水。

可是没想到啊,孙传庭竟然说我要屠城,竟然引得这里的百姓都跑的一干二净。”赵文看着空荡荡的窝棚,一脸厌恶的道。

“大人,这里实在是太脏了,咱们还是赶紧走吧。”李小三捂着鼻子,急忙劝道。

赵文长出一口气,“走吧,等河南拿下来之后,每个城池内,像这种地方,便是整改的重点。”

赵文说罢,便带着李小三走出了贫民窟。

出了贫民窟,空气一下子好了很多。

赵文深吸几口气,在城中接着转悠起来。

当太阳落下西山的时候,赵文便将济源城转了一个遍。

等到他回到县衙的时候,李长明已经让人摆好了宴席。

赵文刚刚走到县衙门口,站在大门口的李长明带着几个手下就迎了上来。

“大人,晚宴已经准备好了。大人,请”李长明站在赵文身旁,弓着身子,摆出一个请的手势。

赵文点点头,随后带着李小三走了进去。

晚宴被李长明设置在县衙的大厅中,大厅的桌子上摆放着一张大圆桌,桌子上放着冒着热气的食物。

食物算不上丰盛,可在物资匮乏的济源城,已经算不错了。

吃完晚饭之后,天空彻底的黑了下来。

在缺少人口的济源城,黑夜变得异常可怖。

整个济源城除过赵文居住的地方以及兵马驻扎的地方之外,剩下的地方皆是漆黑一片,寂静无声。

赵文坐在县衙的书房当中,李长明站在他的面前。

在赵文面前的桌子上摆放着一些文书账册。

李长明指着赵文面前的这些文书账册,开口道“大人,这些是济源的鱼麟册、济源的人口黄册以及济源城近五年来的文书往来。

济源城外有很大一部分土地都是当地士绅的土地,所以鱼麟册上并没有记录。至于人口黄册,估计也会有很多遗漏。

这些东西在城里的官员逃走之后,属下就第一时间让人将这些东西弄了过来。”

鱼麟册记录的是纳粮交税的土地,而士绅是不用交税的,所以他们的土地自然不在鱼麟册上。

赵文随意的翻看了几下,随后看向李长明,“不错,不错,你做的很不错。”

从小事处着手,于无声处听雷。从赵文进城之后,李长明做的这些事情虽然算不上什么大事,可都在彰显着李长明是一个细心的人。

看到这里,赵文越发觉得这个李长明是一个可造之才。

“这样吧,等此间事了,你就回宣镇吧。回去之后,先跟着刘文众学习一段时间。以后说不定有用得上你的地方。”赵文看着李长明。

李长明的眼睛瞬间亮了起来,他一脸兴奋的跪了下来,冲着赵文行了一个大礼。

“多谢总兵大人栽培,属下定然不负总兵大人的厚望。”李长明激动的感激着。

孙传庭的大营安扎在一处庄稼地里。

因为人数众多,所以大营很大。

大营之所以这样大,不是因为孙传庭麾下的兵马多,而是因为逃难的士绅多。

在孙传庭的中军大帐中,孙传庭坐在主位上,冷冷的看着大帐中的这些士绅。

“你们还不明白吗本官带着你们走是给了你们一天活路,要是你们不走的话,赵文能轻易地放了你们”孙传庭大声呵斥着。

“大人,我就想不明白了。之前的时候,您让我们这些士绅交钱纳粮,说要建立黄河防线。

当时我们可是什么话都没说,将钱交了,粮食也给了,可是为什么黄河防线没守住呢还让我们逃命”

一个黑脸士绅站了出来,一脸不满的看着孙传庭。

“就是就是,黄河防线连一个月都没有坚持到,黄河防线上的那些士兵都是猪吗怎么如此废物”

“说的没错”

黑脸士绅这番话引起众多士绅的认同,他们一下子就议论起来。

孙传庭的脸色一变再变,最后,孙传庭一巴掌拍在了面前的桌子上。

“够了”孙传庭恼火的喝骂起来。

“你们以为本官不愿意守住黄河防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