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九章:陛下,此事不妥

小说: 带着仓库回到明末 作者: 数沙人 更新时间:2020-09-16 23:28:00 字数:4281 阅读进度:611/681

崇祯刚刚吃完饭,还没等值守太监收拾完毕,一个小黄门就来到了御书房的门外。

“陛下,嘉定伯在宫门外求见”小黄门的声音传了进来。

崇祯愣了一下,随后喃喃自语起来,“他跑来干什么而且还是大半夜”

嘉定伯是崇祯的老丈人,名字叫做周奎,原本是大兴的一个泥瓦匠,大字不认识几个,就因为自己有一个好女儿,成了崇祯的老丈人,只不过周奎这个老丈人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

“如今宫门都落锁了,让他回去,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吧。”崇祯一脸厌恶的道。

小黄门躬身行了一礼,随后带着崇祯的命令朝着宫门的方向走去。

第二天一大早,崇祯端坐在太和殿的皇位上,接受着群臣的朝拜。

等朝拜结束之后,崇祯让高起潜将孙传庭上报的那份军报拿了出来,读给满朝文武。

高起潜拿着那份军报,阴阳顿挫的读着。

片刻之后,高起潜合上手中的军报,重新站在了崇祯的身旁。

“不知道诸位爱卿有什么想说的如今赵贼兵发二十万大军进攻河南,河南兵马告急,可是朝廷又抽不出这么多的兵马去河南,不知道诸位爱卿有没有什么制敌良策。”崇祯看着站在大殿中的满朝文武,开口说道。

大殿中的满朝文武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就是不说话。

崇祯看着寂静无声的大殿,脸色逐渐阴沉下来。

虽然崇祯没有指望这些满朝文武能想出什么制敌良策,可是也着实没想到这些人现在竟然连几句场面话都不想说了。

“呵呵,难道诸位就真的没有想说的吗”崇祯冷声道。

“陛下”暂代内阁首辅张志发硬着头皮站了出来。

他冲着崇祯行了一礼,开口道“陛下,以臣之见,此时应该增兵。

虽然之前臣说让孙传庭的麾下化整为零,可是赵贼的兵马数量太多,而孙传庭的兵马又太少,再加上武器的差距,所以应该增兵。”

“增兵朕也觉得应该增兵,可是增哪里的兵从哪里增兵怎么增兵增兵的军饷,粮草从何处而来”崇祯反问道。

张志发一下子闭上了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大殿陷入了诡异的道沉寂当中,所有的官员都将脑袋低下。

崇祯看着这个样子的大殿,心里不停的叹息,“这就是朝廷的文臣武将全都是一群窝囊废”

良久之后,崇祯再次开口道“虽然没有兵马可增,但是孙传庭的求援又不能置之不理,所以,朕决定调动京营人马,增兵河南。

张爱卿朱爱卿,不知道你们可愿意率领兵马增兵河南”

崇祯看向站在武将队列最前面的两人。

英国公张之极和成国公朱纯臣两人的身子突然抖了一下,脸上露出一丝不可置信的表情。

“陛下”英国公张之极站了出来,他先是行了一礼,然后开口道“陛下,孔曰仁,孟曰义。如今国家危难,正是我辈报效国家,报答君上的时候。臣自然应该谨遵陛下命令,领兵增援河南。”

英国公掷地有声的大声说着,引得大殿中的文臣武将纷纷侧目。

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贪生怕死的英国公怎么突然变得如此深明大义。

崇祯看着慷慨激昂的英国公,脸上虽然挂着微笑,但是内心却不停的骂着,“要不是朕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还要真的被你给骗过去。

这种话要是放在朕刚刚登基那会儿,说不定还真的被你给骗过去了。”

“但是”英国公突然语气一转。

崇祯一听这个但是,脸色瞬间就垮了下来。腹诽道“哼,果然不出朕之所料。”

群臣听到英国公这个但是之后,也纷纷转过身子,不再看他。

“陛下,为江山社稷死乃是我等臣子的荣耀。但是臣如今年龄已大,手脚不利索,要是因为臣,从而贻误战机,那臣万死不能避其罪也。”英国公不紧不忙,不急不缓的解释了起来。

“无妨,只要爱卿愿意去,朕可以让工匠给爱卿打造肩撵。”崇祯语气不让,步步紧逼。

英国公看着崇祯这个样子,暗骂起来,“陛下今天这是怎么了之前的时候,只要我这样说,陛下肯定会退一步的,今天怎么还步步紧逼”

英国公急忙道“陛下,臣年迈不堪,老眼昏花,这几天腰腿疼的毛病又犯了,身子骨大不如前,走两步就要喘,前一阵子臣还大病了一场。如果不是有祖宗保佑,说不定臣就去了”

英国公说着还装模作样的咳嗽了两声。

“咳咳,陛下,臣非常愿意领兵增援,可是臣的身体实在是太差了。臣害怕还没有走到河南,臣就去了”英国公露出一副为国为民的样子,看似慷慨激昂的道。

“真不要脸”崇祯暗骂一声,然后又不得不露出一副关切的样子,“爱卿的可要保重啊,既然爱卿身体有恙,那就算了吧。”

英国公话都说到这种份上了,崇祯也不好再逼迫,毕竟这种结果也是崇祯意料当中的。

“那朱爱卿呢不知爱卿可愿意领兵增员河南”崇祯看向成国公朱纯臣。

朱纯臣一看崇祯看向自己,急忙压低喉咙,咳嗽起来。

“咳咳咳,臣,咳咳

陛下,咳咳,臣臣愿意领兵前往,咳咳咳,可就是臣这身子骨有些,咳咳,咳咳”

成国公更过分,说一句话能咳嗽七八遍,听得崇祯一脸厌烦。

“行了行了”崇祯冲着成国公摆摆手,“看来爱卿病的不轻啊”

“陛下,臣不是不愿意去,只不过臣害怕臣的身子骨拖累了战事。”成国公装模作样的道。

崇祯说道“既然如此,那爱卿也算了吧。”

英国公和成国公一听这话,悬着的一颗心终于放了下来。

“既然两位身体都有恙,那朕便让五军都督府直接委派京营人马,增援河南。

朕决定让五军营中的中卫,右掖和左哨兵马以及三千营的中卫右哨出兵增援河南。”崇祯接着说道。

英国公一听这话,瞬间急了起来,“陛下,万万不可啊”

五军营和三千营中大部分的领军将领都和英国公成国公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要是将这些兵马派到河南去,那就相当于砍下了英国公和成国公的左膀右臂。

而且崇祯刚才说的这些兵马,都是英国公成国公的心腹所在。

“陛下,万万不可啊”成国公也出言劝阻。

崇祯早都料到会是这个场面,他眼睛半眯,看向英国公和成国公,“这是为何”

“陛下,太祖高皇帝设立京营就是为了拱卫京师,京师是重中之重,万万不可轻动。

如今赵贼虽然攻打河南,但是朝廷对于赵贼的动向并不是非常了解。

要是这个时候贸然增援河南,万一和赵贼主力相遇,恐怕会全军覆没啊。”英国公也顾不什么,急忙大声喊了起来。

“陛下,英国公说的对啊。要是这个时候贸然将京营兵马调动出去,恐怕会全军覆没啊。”成国公也帮腔道。

“全军覆没怎么会全军覆没京营的战斗力就这么差吗再说了,如果不增兵河南,倘若被赵贼拿下河南,你们觉得朝廷还有退路吗

一旦河南被拿下,赵贼东逼山东,漕运被其斩断,那京城就成了一座孤城。

到时候,就算赵贼不派兵攻打,京城也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更何况,万一赵贼调转方向,直接北上,进逼直隶,待到那时,朝廷该当如何”崇祯语气凌厉的驳斥着两人。

“这这这”英国公结结巴巴,这了半天,也这不出什么道道来。

成国公同样嘴巴紧闭,不知道说啥。

“陛下”

就在这时,都察院左都御史闵洪学站了出来。

他指着英国公和成国公,慷慨激昂的大喊道“陛下,臣要弹劾英国公和成国公,这两人不思君恩,置江山社稷于危险当中,装病推辞陛下旨意,且广植党羽,不思报国,贪赃枉法,纵容家奴劫掠百姓”

闵洪学一上来就不停的给英国公和成国公扣着大帽子,听得英国公和成国公一愣一愣的。

闵洪学原本是温体仁的党羽,历史上的他应该在崇祯五年的时候被周延儒弹劾,最后辞官回老家。

可是这个时代,因为赵文早早就将周延儒给整趴下了,所以他并没有像历史上的那样辞官回家。

闵洪学这个人曾经是温体仁手下最厉害的一个打手,温体仁让他咬谁,他就咬谁。

前一阵子温体仁触怒崇祯,被崇祯给发配到河南。

温体仁一走,闵洪学就感觉天塌了,毕竟之前的时候,他依仗着温体仁,得罪了不少人。

就在他万念俱灰的时候,高起潜找了上来。

闵洪学就像是溺水之人抓住的救命稻草一样,直接归顺到了高起潜的门下。

昨天晚上的时候,高起潜派人给闵洪学通过气,让他今天早上早朝的时候弹劾英国公和成国公。

这是他归顺高起潜之后做的第一件事,为了给高起潜留下一个好印象,所以他就如同一个斗士一样,不停的给英国公和成国公扣着大帽子。

“陛下,像英国公和成国公这种人,应该除去他的爵位,全家流放宣镇。”

闵洪学语不惊人死不休,去宣镇那是流放吗那是让这两人去送死啊。

英国公冷冷的看了一眼闵洪学,气的他脸色大白,太阳穴不停的突突着。

“陛下,像英国公和成国公这种人,人人得而诛之”闵洪学跪在地上,冲着崇祯磕了一个大大的响头,已示忠心。

高起潜站在崇祯的旁边,一脸古怪的看着闵洪学,他实在没有想到,闵洪学这个老学究竟然如此激烈,给英国公和成国公扣上了这么多的大帽子。

“陛下,五军营的统领以及陛下所说的这些兵马的将领都是不堪大用之徒,让他们守京城还可以,可要是让他们统领兵马增援河南,恐怕会贻误战机,导致战事失败,陛下还请慎重考虑。”

对于闵洪学的撕咬,英国公选择无视,而是找个理由先将崇祯搪塞过去。

“爱卿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崇祯右手捏着自己的下巴,装作沉思的样子。

英国公一看崇祯这个架势,还以为自己说动了崇祯,一下子松了一口气。

“可是”崇祯语气一转,“既然这些将领不堪大用,那就将这些将领直接换掉,选拔有能力的将领统领兵马,增援河南。”

崇祯这番话就像是平地起惊雷一样,将英国公和成国公炸的不知道该说什么。

“陛下,这些人都是京营的老人,要是这个时候换掉,恐怕会影响京营的战斗力啊”

英国公不知道该如何反驳,踯躅了半天,就憋出这句话。

他刚刚说完,站在一旁的闵洪学就又开腔了,“英国公,你想抗旨不遵吗你竟然公然反驳陛下的旨意,你是想学那赵贼一样造反吗还是说你和赵贼暗中勾结,故意阻拦陛下增兵河南”

闵洪学这话听得英国公心里咯噔一下,他看向闵洪学,心里不停的思量着,“该不会是这狗东西听到什么动静了吗不可能啊,我派到宣镇去的那些人都是我的心腹手下,他们绝对不可能将这种事情泄露出去,要是事情有变,他们肯定会通知我的。这个闵洪学应该是瞎说的,看他的这个架势,也是瞎说的。要是他真的听到这个,刚才一开始的时候就应该说出来,而不是等到现在。”

在短短的时间之中,英国公心里想到了很多。

当想明白一切之后,英国公瞪了闵洪学一眼,随后看向崇祯,“陛下,这个时候更换大将着实不妥,还请陛下三思。”

崇祯没有回答,闵洪学在驳斥了几次英国公之后也陷入了沉默当中。

整个大殿陷入了一股诡异的沉寂当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