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就是为此

小说: 大明鸿图 作者: 解剑玄 更新时间:2020-09-16 22:41:46 字数:2558 阅读进度:243/247

<>app2();

京城中的夜色已深,凉爽的夜风中叫人心神舒畅。平整的街巷两旁,是一座座青砖门楼,淡淡的草木花香,从那高高的院墙上飘散而出。

张友华长长的吸了一口气,再慢慢的吐出。“呼--,这京城的气息已经变得不同了。可惜啊,这恐怕是我最后一次,嗅这种味道了。”

阎应元扶着张友华的手臂,在那条安静幽深的胡同中慢慢的走着。过了半晌,他才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艺林兄,你真的打算就此退隐山林了?”

张友华脚步微微一顿,随后便停了下来。他抬起头看着深黛色的夜空说道:“虽然有心不甘心,但是。。。。。。呵呵,老子曾有云:‘知人者智也,自知者明也。’我虽没有知人之智,却总有些自知之明。细细品味此次科举的变革,看得出来,万岁对科举所做的这些改变,便是要将像我这样不通庶务,只有半腹酸文的人挡在科举之外啊。说句犯忌讳的话,万岁青春鼎盛,再加上在这件事上有重臣支持,这种变化必然会延续下去。。。。。。而我已到知天命的年级,没有机会了。。。。。。”

“艺林兄。。。。。。”看着好友的落寞的神情,阎应元有些不知如何劝慰才好。

张友华转头看着阎应元笑了笑说道:“不要再说我了。即使我不在文场中搏杀,家中之产也足够我衣食无忧了。还是说说你吧,丽亨,你是不是已经决定要去参加那知兵科科举了?”

阎应元皱着眉头沉吟着,半晌之后才轻轻的呼了口气说道:“不知道,我还没有想好。”

张友华看着阎应元那张平时坚毅果决,此时却满是患得患失神情的脸,微微笑了笑问道。“呵,丽亨,想不想听听愚兄的意见?”

阎应元抬眼看着张友华,慢慢的点点头,“还望艺林兄赐教。”

“呵呵。”张友华又笑了一下,向前走了两步,在一家人家院门处的石鼓上坐了下来。阎应元犹豫了一下,也跟了过去。不过他并没有坐下,而是就站在张友华的身边。

张友华停了一下,轻轻的说道:“我的意见。丽亨还是应该去参加这个知兵科。”

静静地听着张友华的话,站在月影中的阎应元一动未动。

张友华似乎也不关心阎应元的反应,而自顾自的说道:“几个原因。其一,就像我刚刚在宴席上所说的那样,丽亨恐怕并不适合那三科考试,要是勉强从之,说不定会如同我这样虚度大好年华。人生不过百年,得不偿失啊。”

阎应元依旧一言不发,只将头微微抬了抬,视线跨过两侧的围墙,看向头顶的天空。

“其二,我知道丽亨一直对军阵之事十分感兴趣,同时我还记得你曾说起过,你在家中同你家的那名老家人学过武艺。由此可见,丽亨参与兵科并不是没有基础。”

阎应元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转头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多年好友。

“其三,知兵科是新设。得中此科之人,今后会有什么境遇无人知晓。有可能会像以前武举那样落入粗鄙卑微境地。但是,另辟一片天地也未可知。看那大明报上所载,新武举分为知兵善战两科,仅从名字上来看,善战者将也,知兵者帅也。如此一来,这知兵一科便更加难说了。再者,我听说这知兵科是万岁亲自拟定的,想来得中之人恐怕会受到万岁的看重。”

阎应元慢慢的点点头,在他刚刚进京拿到那份大明报时,便隐隐的有了这种想法。

“呵呵。还有一点。”张友华笑了笑抬头看了看身边的阎应元。阎应元皱了皱眉头,轻轻的说道:“龙公子?”

“哈哈。”张友华笑了两声,“没错,就是那个龙公子。想来大家都看得出来那个龙公子的身份绝不简单。从衣着气质到随行的内侍。。。。。必是勋贵子弟无疑,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勋贵。”

阎应元点了点头,嘴角微不可查的动了动,可随即又皱起了眉头。

张友华沉吟了一下说道:“从他今天的言谈举止上看,显然不是不识时务的纨绔子弟。而且从他品评众人道路上看,此人不仅极为自信,而且气魄格局都很大。真真想不出在京城勋贵中何时出了如此的人物。。。。。。还有就是。。。。。。”张友华说着看了阎应元一样。

阎应元轻轻的叹了一口气说道:“还有就是,不知这个人是如何认识我的。”

阎应元慢慢走到那个大门的另一侧石鼓上坐了下来,一边思索这一边说道:“从那个人一进屋开始,我就有一种感觉。那个龙公子认识我,但是,无论我怎么回想,我都记不起来和这个人有过接触,真是让人费解。”

“丽亨当真的不认识此人?”张友华问道。

“正是。”

“哦,这倒更加有意思了。看得出,从那人一进屋,他的注意力就大都在丽亨你的身上。而且从之后的那些谈话中也能听的出来,他是非常希望你能去参加知兵科考的。”

“是的。我也能听出他的意思了。可是就是因为如此,才叫我更加的犹豫。”

张友华慢慢的点点头。

两个人沉默了下来。初夏的夜风柔和清凉,两个人的衣角被风带着微微摆动。不知过了多久,阎应元站起了身说道:“艺林兄,我送你回去。”

张友华站起身看了阎应元一眼笑了笑说道:“好。有劳丽亨了。”

。。。。。。

当崇祯离开酒楼回到紫禁城时,天色已经很晚。折腾了一天的崇祯觉得又累又困,他连牌子都没翻,只想随意的洗漱了一下便睡下休息。不过,徐应元和方正化害怕崇祯身上的那些伤,会让皇帝生病。苦苦哀求下,崇祯只得强打着精神,让御医给重新上了伤药后这才躺下休息。

好在第二天并不是早朝的日子,崇祯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身。吃过早饭又稍稍的收拾了一下,这才来到乾清宫的西暖阁开始上班。

喝了一口阎应元递过来的香茶,慢慢的呼出一口气,对身边的徐应元说道:“好了,将六色抬过来吧。”

“是。”徐应元应了一声,而后指挥几名小太监,将从内阁转过来的六色分级的折本抬了过来。崇祯抬头看了看,黑红橙三色依旧是空空如也,其他几色的盒子中,奏折的数量竟然明显的增加。

崇祯暗暗的摇摇头,工作量是越来越大了,这要是再过个一年多,天下大乱了还不得累死。。。。。。自己还想着制定锻炼计划呢,可照这个工作量,不过劳死就不错。。。。。。

<>app2();

(https://www.x/read/161071/568548474.html)

<>chaptererror();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x。手机版阅读网址:m.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