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 明湖草原

小说: 苍灵界尊 作者: 腾子京 更新时间:2020-05-23 14:58:12 字数:2667 阅读进度:41/66

冬季狩猎,游牧民族自古以来的庆典,彼时尚还未一统,每个独立起来的族群,年年也都会举办,而所谓狩猎,就是在冬猎日当天,捕捉野兽,以兽血祭祀先祖的一种活动。

拓拔烈大一统游牧民族,依然筵席旧典,各个民族冬猎依旧,没有改变,不过拓拔烈新增了一项规则,每个族群可以选出十位勇士参加羌族举办的狩猎,最后脱颖而出的哪一位,就是整个游牧民族最为强大的勇士,可以得到无上殊荣,并且陪同拓拔烈一起进入羌族的祖地进行祭祀。

又因游牧民族好骑射,他们被称为马背上的民族,故而狩猎时,都是使用弓箭,所以胜出的哪一位勇士,也被称为哲别,意味箭神,这是很高的荣耀,每个族群于冬猎日时,都会派人前来参加,一方面显出其部落的强悍,获得更多的资源,另一方面也是增强各个部族之间的联络,使得大家对这种统一的民族有了很好的认同感和归属感。

拓拔烈在位的年岁内,冬季狩猎由他亲自负责,场地的选择、狩猎的主持,他全权在场把控,而自从他昏迷的这两年内,这项任务就落在了拓拔曦月身上,他很有能力,各方面办得井井有条,使人信服。至于拓拔涵夫,他还小,只有八岁,虽然大家都知道他会是拓拔烈的接班人,但现在的他无疑是但当不了这样的重任的。

去年的场地选择是在距离南山道口不远处的明湖草原,考虑到魏国皇子的重要性,拓拔曦月便将今年的祭祀地点,再次设置在明湖草原,可以见到,草原中已经搭起了多顶帐篷。

清晨时分,拓拔曦月洗漱完毕,同约定中的那样,带着魏国皇子在明湖草原上观光,明湖最中心是一片清澈的湖泊,足有五六丈深浅的湖泊,澄如明镜,竟然能够见到湖底,奇特非常,明湖草原也因此而得名,湖泊上种植着大夏移植过来的杨柳,翠绿欲滴,微风轻抚,深入湖泊的柳枝轻轻摇曳,荡起涟漪道道。

魏国皇子约莫十七八岁的年龄,外貌俊朗,五官端正,衣着一件紫色的长袍坐在马背上,看起来颇为高贵,手中折扇轻摇,风度翩翩,气度哗然,那折扇摇摆间,隐约可见其上绘着一副三山五岳图,如他这等年龄,扇面题诗,绘美女图长见的很,山水之类的则山间的很,也因此更加显出他胸围不凡的气概。

拓拔曦月一袭紧身红色戎装,两条纤细笔直的长腿,垂放在马镫,唇角逸出的微笑,动人心弦,两匹马儿齐头并进,缓慢绕着这明湖行走,无论任何人见到他们,脑海都会自然而然的出现一句,‘郎才女貌,珠联璧合’

“不安好心的小白脸……”浩荡出行帐阵中,有着一位年龄较小的孩子,他发丝上系着许多红色的鞭子,众人簇拥下,正双目不爽的望着那道俊逸非凡的背影。

回想起对方初到羌族时的说辞,心道:“魏国皇子,你要是真仰慕我阿爹的风骨,敬佩他的为人,为什么不把你们大魏宫廷的木子花全部带来为我阿爹续命?反只带来了一朵?你无非就是垂涎我姐姐的美貌,想要以此作为要挟手段罢了!”

魏国皇子极具皇室的涵养和智慧,言行举止中让人感觉不到丝毫不舒服,他身材修长,体魄匀称,因为大魏居于北方的缘故,他们的食物和南方自也不同,可以这么说,在身高上,魏人常高于夏人。

魏国皇子神光熠熠,折扇轻摇间,有着指点江山的气魄,无数女性都忍不住要为他而折腰和倾倒,魏国皇室皆复性未央,他自也是如此,名叫未央天华。

未央天华目光不经意间略过少女朱颜时,哪怕他已见过了许多寻常人穷极一生都无法窥得的容颜,心中也不免有些悸动,柔声道:“曦月小姐,大夏处于江南水乡之地,若论到水榭歌台,众多游玩之地,我大魏是拍马也及不上的。但是我魏国雄踞北国,北国崇山峻岭,以险为称,若是能登上山巅,极目远望,见常人所不能见,也不失为一种乐趣。”

“且北方气候恶略,我魏国男儿在那样极端的气候下,依然能够与大夏抗衡,可见我们魏国儿郎性格之坚毅。”

魏国皇子点到为止,并无多言,拓拔曦月又岂能听不懂他言下之意,当下道:“南方多文士,气节可悍天,北方多兵将,勇锐天地动,大夏和魏国是各有各的好,曦月拙见,还望未央皇子见谅。”

文士的气节相比于兵将的勇猛和坚毅品质来说,皆位于伯仲之间,故此对于魏国皇子言语中贬低大夏的隐喻意思,拓拔曦月无法认同,谈及文士时,拓拔曦月脑海中更是浮现起了一位少年的模样,他的身上就带着大夏朝文士特有的气质,知礼而不胆怯。

魏国皇子坦诚笑道:“曦月小姐那番点评,可真我叫我开眼,是我着相了。”

他头上竖着紫金玉冠,发丝尽数挽起,一袭紫袍,腰间系着玉坠,除此之外,没有过多的点缀,给人简单的感觉,外加外表上的俊朗,让人情不自禁的就想与之接近。

蓝天白云,明湖草原上,牛羊成群,风吹草长,这两人浅笑盈盈,气氛融洽,草原上有着一队队的巡视人员,见之心中都升起了一股惊为天人的感觉,他们实在想不出除了未央天华,还有谁能找出适合拓拔曦月的人来了。

同时,明湖草原外,正有一骑呼啸狂奔而来,那马上的人身材短悍,神情颇为紧张,快到入口时,不敢耽搁,迅速取出早就攥在手心中的督查使官令牌,守门侍卫接过,不敢阻拦,快速放行,他眨眼间就消失在了明湖草原外。

盏茶功夫,明湖草原外又出现了一道身影,守门侍卫有些吃惊的望着那衣衫褴褛,唯有一对双目澄澈的少年,索要通行证,少年皱了皱眉,伸手轻轻一拂,两个守门侍卫不觉中就到地昏迷不起,少年身影快速消失,没入草原。

不久,那两名守门的侍卫苏醒,皆是面面相觑,想到某种可能,心中一紧“糟糕,曦月小姐和魏国皇子就在明湖草原内游玩,要是那名少年,图谋不轨的话?那咱们岂不是要被按上一个看管不力的罪名。”

一念至此,那二人冷汗直流,连忙召集巡卫队,部分寻找少年身影,部分赶去拓拔曦月他们所在,寂静了一夜的明湖草原,顿时变得热闹了起来。

而这两位始作俑者们,还没有意识到他们带来的系列影响,金谷行至一颗遮天蔽日的古树下,正准备休息会儿,下意识的回头,差点吓得肝胆俱裂,不敢再停留,他心中暗暗叫苦,原以为进入明湖草原就能摆脱楚汐,哪知道,这就是个不要命的主,自己不就派人暗杀了他一回吗,有必要追这么久?

都一夜了,难道就不累吗??

金谷的战马都已经接近力竭,再跑下去,迟早要被楚汐追上,金谷跑到了一个山坡,一拐弯,便看到了不远处有着一队人马正向着自己所在的方向疾驰而来,当首二人,衣着华贵,气度不凡。

“曦月小姐!”金谷眼尖,认出了哪位女子就是拓拔曦月,而此时,楚汐距离他也已经不远了,衡量再三,被楚汐追上必死无疑,赶往拓拔曦月处或许还能有一线生机,金谷咬牙,大吼声中,弃马狂奔,生死危机下,爆发出了全部潜力,那速度,竟比骑马时还要快上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