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4章:睡了我就想跑?

小说: 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苏沫沫厉司夜 作者: 乔婉婉 更新时间:2020-09-18 21:40:01 字数:5593 阅读进度:964/998

阮萌萌这个时候双眼迷蒙,她万分痛苦地摇着头,拼命拉扯着颜恺的衣物

“求求你了,救救我吧,我真的快要死了,我好难受啊!”

看到颜恺那推拒的动作,阮萌萌干脆一不做二不休,一把扯下了他的皮带,将他抗拒的双手捆在了一起。

她撕扯着自己的衣服,语气之中带着浓重的哭腔还有哀求

“颜恺哥哥,我知道你不喜欢我,但是我真的快要死了,你救救我好不好?就一次,就这一次……”

仓库外面夜色越发的浓重,仓库里面的温度也越来越高。

第二天早上,晨光微熹,淡淡的阳光从窗户外面照射了进来。

颜恺是在全身剧烈的疼痛之中逐渐苏醒过来的。

睁开双眼,映入眼帘的是陌生的灰色顶盖。

这里并不是他的家!

他的指尖轻轻动了动,昨天晚上发生的那一幕一幕的场景瞬间涌入了他的脑海之中。

“萌萌!”

颜恺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猛的坐了起来。

他身上的伤口被这激烈的动作牵扯到了,疼得他龇牙咧嘴,冷汗瞬间就冒了出来。

他焦灼无比的看向了四周,却发现在整个空旷的仓库里面,周围一个人影都没有。

而在他的身边,一件女士的白色外套平整的铺在了地上。

仓库里的一片凌乱,显示在昨天晚上有多么的疯狂。

“该死的,我一定是疯了!”

他要了她,而且还是在被她绑住了双手之后。

颜恺突然有一种自己的一世英名尽毁的错觉。

明明说不喜欢人家的人是自己,可是昨天晚上在他要她了之后,缠着她一遍一遍要个不停的也是他自己。

而阮萌萌呢,却在强行绑了自己,得逞之后留之大吉!

“阮萌萌,你可真是好样的!”

颜恺的拳头一紧,正打算爬起来的时候,发现仓库的大门突然被人从外面一把给推开了。

颜恺顺势抬头看了过去,发现站在门口的并不是别人,而是厉司夜和苏沫沫。

“师兄,你没事吧?”

苏沫沫一眼就看到了浑身是伤,半坐在地上的颜恺。

她飞快的跑了过来,脸上的表情也是无比的紧张。

此时此刻,颜恺竟第一次没有主动去回苏沫沫的话。

他那一张俊脸冰冷,一把抓起掉落在身边的那件白色外套,直接朝门口走了过去

“她人呢?”

苏沫沫连忙说道

“她现在已经动身出发去机场了!”

“可恶!”

颜恺低咒了一声,转身就从外面走了过去。

只不过他脚下的步子才刚刚迈开,胳膊却一把被厉司夜给捉住了。

只见他全身上下都散发着冰冷无比的气息

“如果你昨天晚上动了她,我保证会让你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颜恺在听完这句话之后,那张俊脸顿时黑了一个底朝天

“你倒可以试试。”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用力的甩开了厉司夜的手,飞快地跑了出去。

苏沫沫焦急无比地往外面跟了两步,随即回头看向了厉司夜,焦灼地说道

“老公,他这是要去哪儿啊?我看他身上受了好多伤,得先去医院治疗包扎一下才行啊!”

“医院就不用了,我会直接把他送到乱葬岗那边去。”

厉司夜冰冷的说完了这句话,随即也转身朝着窗仓库外面走了过去。

“老公,你别冲动啊!”

苏沫沫一听到厉司夜说这话瞬间就急眼了,她飞快的跟了出去。

在黑色的商务车里,厉司夜负责开车。

他一边开车一边用余光扫了苏沫沫一眼

“前天晚上是你和阮萌萌睡在一起的,该不会是你在一旁给她出的什么馊主意吧?”

突然听到厉司夜说这话,苏沫沫几乎是一个激灵。

她有些心虚地将脸别开,目光在车窗外面流连着

“怎……怎么可能啊,我没有!”

厉司夜有多了解苏沫沫,光是看她一眼,看她一个细微的表情,就知道她有没有在说谎

“真的吗?”

苏沫沫在心里默默地纠结了好久,她终于自暴自弃得决定说实话了

“好吧好吧,我承认!前天晚上我的确是跟她说过那种喜欢就上啊,表白有什么用啊之类的话,但是阮萌……”

说到这里苏沫沫一下子回过神来。

她惊恐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不敢置信的回头瞪向了厉司夜。

那样子,就好像是看到了什么怪物似的

“老公,你说萌萌该不会把我的话当真了吧?”

厉司夜空出来的一只手重重地在苏沫沫的脑门上弹了一下。

他一副恨其不争的样子开口说道

“阮萌萌是你的朋友,你应当比我更了解她,她的心思一直就很单纯,而且她喜欢颜恺这么多年,难道你还不清楚吗!”

该死的,她怎么突然之间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其实说起来,从爱情的这个角度上来说,阮萌萌她的执着就和当初的黎悦姿是一样的。

只不过阮萌萌她心地善良,本性不坏,并不会因为求而不得的这种事情去伤害别人。

所有的伤痛,她只会选择一个人背负。

一想到这里,苏沫沫一瞬间就变得心急如焚

“老公,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呀?我前天晚上只是和萌萌说,就算他们两个人不能在一起,至少也得亲个小嘴吧?这样就算回国了没有在一起,也多多少少有个念想啊!”

苏沫沫的话还没有说完,突然之间她所乘坐的车子就来了一个急刹车。

苏沫沫见厉司夜这个动作吓了一大跳。

幸亏她身上系了安全带,否则按照他这种停车速度,自己还不得给他甩飞出去

“你干嘛突然停车呀?”

“苏沫沫,什么叫做不能在一起,亲个小嘴也好啊?”

厉司夜眸光一闪,很快就捉住了苏沫沫话里话外的漏洞。

他微微地侧过身子,那双凌厉的鹰眼里面似乎有危险的光芒一闪而过

“你没有和颜恺在一起,是不是也想跟他留个念想呢?”

苏沫沫十分无语地看了厉司夜好一会,终于还是忍不住喷笑出声。

“苏沫沫,你还好意思笑?”

厉司夜看到她那得瑟无比的样子,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此刻看到自己的亲亲老公是真的生气了,苏沫沫连忙板着脸憋着笑。

她靠了过去,一把手捧住了厉司夜的俊脸,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清脆响亮的一吻

“老公,真是没有想到,这个时候你竟然还有心情来吃飞醋,真是太可爱了!”

“……”

厉司夜看到苏沫沫笑得那叫一个花枝乱颤的样子,干脆反客为主,一把揽住了她的腰肢,往自己的怀里一收,再度亲了上去。

“你还没有告诉我呢,你是不是跟颜恺……”

热吻之后,见厉司夜这个家伙还满恼子的在胡思乱想,纠结这个根本就不存在的问题,苏沫沫没好气的在他的胳膊上掐了一把

“我叫你胡说八道!难道你不知道我这个人向来都是有色心没色胆的吗?”

“再说了,我现在都有一个全世界最完美的老公了,干嘛还要给别的男人留念想啊?你说我是不是闲的蛋疼,还是说我时间太充裕了没事可做,非要给自己找一堆麻烦?”

看到苏沫沫眼底一片清澈和无辜,厉司夜总算是放下心来。

其实说起来,当初他们两口子住在小山村里面的时候,身边压根就没有什么太多的男人。

所以厉司夜一直就很安心的待在苏沫沫的身边,心里也从来没有冒出过什么有危机感之类的说法。

可是他们一回到洛杉矶,厉司夜一对上颜恺开苏沫沫的眼神,他的那种危机感瞬间就涌了上来。

这一次出国安检的时候,厉司夜刻意留意了一下自己护照上面的年纪。

三十四岁对于一个男人来说这是一个风华正茂,成家立业的好年纪。

这个年纪的男人褪去了年少时候的青涩,又不至于成熟的太过,全身上下都洋溢着充满着自信和拼劲。

这是男人最有魅力的年纪。

可是苏沫沫呢,虽然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了,但是她现在三十岁都没有。

等自己再老一些,她却依旧年轻貌美,她是不是就会嫌弃自己了?

苏沫沫自然是不知道厉司夜心里的这一些莫名其妙的想法。

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动作十分亲昵的替厉司夜整理着衣服

“老公,既然是萌萌打电话通知我们去找颜恺的,那就说明他们两个人之间的问题应该还不是特别大,要不然我们去机场看看,说不定还能赶上送飞机呢!”

厉司夜点点头,他并没有犹豫,重新发动了汽车。

从这里转弯去到机场那边,大概需要差不多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当厉司夜和苏沫沫他们两个人赶到机场大厅的时候,发现回国的安检通道口那里早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苏沫沫一眼看过去,就看到颜恺正站在安检口那里,似乎是和几个安检人员起了争执,正在不停的推搡拉扯

“我要进去,你们放开我,让我进去,让我进去!”

“对不起,非常抱歉这位先生,您没有机票,而且就算您有机票的话,现在登机口的大门已经关闭了,您是不能进去的!”

颜恺这个时候一副鼻青脸肿,十分狼狈的模样。

可是不管别人怎么推他,拉他,他手上的那件白色的外套却依旧拽得紧紧的,不肯退让。

似乎是想要挣脱那些安检人员强行闯卡。

“这位先生,我请你冷静一点,如果你再不离开的话,那我们就只能报警了!”

眼看着两边的人闹得越来越凶,苏沫沫和厉司夜也连忙走了过去。

苏沫沫一把拽住了颜恺的胳膊

“师兄,你冷静一点!”

“要知道这里是国外!这里是洛杉矶,并不是国内,如果你强行和机场的工作人员发生争执,一报警的话,后果是非常非常严重的!”

可此刻的颜恺的情绪非常的激动,以至于根本就没有注意到过来拉扯自己的人是苏沫沫。

他右手重重一挥,直接把苏沫沫推的一个踉跄。

这个时候若不是厉司夜眼疾手快,一把上前搀扶住,她极有可能会被推得摔倒在地上。

这边刚刚将苏沫沫扶稳,那边厉司夜的脸色早已经臭得无比难看了。

他转过身去飞快地走到颜恺的身边,一把揪住了他的衣襟,厉声呵斥的

“要发疯回去发,这里是公众场合!”

直到这个时候,厉司夜的声音才稍稍让颜恺回过神来。

他呆滞的看着厉司夜好一会之后,终于满腔怒火地将自己的衣襟夺了回来,转身愤愤然的离开了!

“师兄!”

苏沫沫不太放心。

其实一直以来在他的意识里面,颜恺是一个非常温柔,且十分具有同情心的大哥哥。

不管是在为人处事还是其他的方面,特别是在对待女孩子的时候,他的作风一贯都是非常非常的有风度的。

这还是第一次在别人的面前失态到这种地步,甚至于还动手推了自己。

一时间,苏沫沫都开始忍不住有些好奇了。

昨天晚上在那个废弃的仓库里面,他们两个人到底发生了什么?

事前厉司夜明明就跟自己说,在他赶到后巷的时候,颜恺已经将阮萌萌给救走了。

可是现在看到颜恺的态度,那样子就好像他和阮萌萌两个人之间有什么血海深仇似的,憋着一肚子的怒火没有办法发泄,以至于个人的形象都顾不得了!

“师兄,你等等!”

苏沫沫越琢磨越不放心,她正准备再度追上去的时候,跟在她身后的厉司夜突然伸手一把将她给拉住了

“你别管他了,他们两个人之间的事情你最好少掺和,毕竟你越往里面掺和只会越乱。”

苏沫沫被厉司夜这番话说的一愣一是半会,竟然都没有能够了解他话里话外的意思

“老公你在说什么呀?我怎么都听不懂呢?”

厉司夜有些无奈地长叹了一口气

“这个时候我也真不知道该说你是单纯呢还是单纯了,这几年的朝夕相处,颜恺就算是块石头也差不多应该捂热了吧?可这个时候他还是十分强硬地拒绝了阮萌萌,原因是什么?”

“阮萌萌虽然说的确是一个很单纯的人,但是能够看出来,她的心思却是十分细腻,也是十分敏感的,难道你以为她真的不知道颜恺为什么会拒绝她吗?”

“……”

厉司夜的这一番话,让苏沫沫一双眼睛瞪得溜圆。

她似乎是也有些不太敢置信。

明明当初自己已经十分明确的拒绝了颜恺了,难道颜恺是因为自己才会拒绝阮萌萌的吗?

那前天晚上自己还傻乎乎一本正经的去给阮萌萌支招。

而且最过分的是,她还用自己的身份把颜恺给约了出来!

我的天,那她到底是做了多愚蠢的事情啊!

“那怎么办?我真的是无心的,我的初衷是想要他们两个人好,我从来就没有想过去伤害他们!”

苏沫沫话说到这里,那张俏丽的脸上遍布慌张。

“我当然知道,我相信你的这份心思他们两个人也是很清楚的。”

厉司夜在说完这句话之后,便将慌张不已的苏沫沫直接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他语重心长地劝说道

“所以从今天开始,他们两个人的事情,你就交给他们两个人自己去处理,再也不要掺和了,明白吗?”

苏沫沫就这样安静地靠在厉司夜的怀里。

这个时候她除了点头之外,真不知道自己应该要做出什么样的反应才对了。

她的确是很想帮忙,很想撮合他们两个人的。

但是她却并不想弄巧成拙。

如果说自己避开,对他们而言是最好的选择,她一定不会犹豫的离开!

在机场外面的一个小山头上,颜恺孤单的身影就那样杵在那。

他呆呆地望着阮萌萌所乘坐的飞机缓缓起飞,一双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

低下头来,他能够看到手上那件白色的外套。

垂在身侧的拳头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收紧了。

再抬头的时候,望着那渐行渐远最后飞快隐没在云层中的飞机,颜恺的目光开始变得幽深莫测了起来

“睡了我就想跑,阮萌萌,你实在是太天真了!”

与此同时,正在飞机上的阮萌萌突然觉得莫名其妙的后背一寒。

她浑身一抖,打了一个清脆响亮的喷嚏。

一旁的空姐在看到了这个场景之后,立刻走上前来将一块厚实的毛毯递给了她。

“谢谢!”

在真心实意地道过谢之后,阮萌萌揉了揉鼻子,将厚重的毛毯紧紧的裹在自己的身上,说话的时候也带着十分浓重的鼻音。

等空姐走了之后,她才将脑袋轻轻的刻在飞机的窗口上。

三年了,她在这里呆了整整三年的时间。

她的任务完成了,她马上就要离开洛杉矶了,离开了她喜欢整整三年的颜恺。

只要一想到昨天晚上两个人歇斯底里的缠绵,她那张脸上瞬间就染上两抹红晕。

她眼神微微一动,伸手从自己的口袋里面将手机掏了出来,然后默默打开了手机相册。

相册里面最近的一张照片是颜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