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3章:救救我,我好难受!

小说: BOSS来袭:甜妻一胎双宝苏沫沫厉司夜 作者: 乔婉婉 更新时间:2020-09-16 22:16:26 字数:5603 阅读进度:963/974

“那就这么说定了,明天我先替你去把颜恺约出来!”

苏沫沫的脸上露出了甜甜的笑容。

当天晚上,阮萌萌就这样窝在被窝里翻来覆去的,不管怎么样都睡得不是特别的踏实。

脑海里面还不停回响着苏沫沫的那句话

强吻?

强吻这种事情真的可以做吗?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的下午。

颜恺按照苏沫沫发过来的地址来到了圣马利亚公园。

只可惜当他出现在那的时候,发现坐在喷泉池旁边长椅上等待他的人并不是苏沫沫,而是阮萌萌。

那天在教堂外面被表白的场景仿佛还历历在目。

颜恺看到万分紧张的阮萌萌之后,一双俊眉突然皱了起来,他转过身去就准备离开。

其实早在颜恺出现的时候,阮萌萌就看到他了。

她本来准备了一肚子的话,结果还没来得及说,就看到颜恺转身要走。

她急得当时就站了起来,朝着他的方向大声的喊道

“颜恺!”

她不想再叫他颜恺哥哥了,她也不想再当他什么狗屁妹妹了。

颜恺听到这个声音之后,想要离开的脚步停顿了一瞬。

不过这份迟疑只维持了几秒钟,他再一次抬腿准备离开。

他以为那天在教堂外面,自己已经和阮萌萌说的非常非常清楚了。

如果换做是别的其他的女人的话,他或许还能够隐瞒自己真实的感情,跟那个女人假装恩爱的走下去。

可偏偏这个人是阮萌萌,她天真善良单纯而又无邪,就跟回忆里的苏沫沫是一样的,颜恺不想欺骗她。

他不想装作自己对苏沫沫的感情已经放下,从而去接纳跟她在一起的这件事情。

他觉得这样对她很不公平。

“颜恺,我明天就要回国了,难道你连一句话都不想跟我说吗?”

阮萌萌十分不甘心的站在原地,她朝着颜恺离开的方向大声的喊道。

直到这个时候颜恺才终于停下了脚步,原本垂在身侧的拳头突然紧握

“祝你一路顺风。”

“我才不要什么一路顺风呢!颜恺,我是真的喜欢你,三年前在战连城第一次出现在疗养院的时候,我就发现我已经喜欢上你了!”

阮萌萌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勇气,她大声的将自己的心里话给说了出来,长长的吐了一口浊气。

因为柳莎的事情,颜恺觉得亏欠了苏沫沫很多很多,没有办法割舍掉。

他花了整整六七年的时间,在洛杉矶呆了整整六七年。

他以为远离宁海城就能将苏沫沫的一切全部都给删除掉。

可是到后来他发现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太离谱了。

因为就在前几天苏沫沫的出现,让他意外的发现。

只要一看到她,原本已经死寂的心突然又复苏了。

尽管此时此刻她已经是四个孩子的母亲,可他依旧没有办法放下心中对她的执念。

颜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尽管他知道接下来要说的话,对于阮萌萌来说可能会非常非常的残忍。

可是他别无选择,因为如果他不说的话,阮萌萌根本就没有办法相信。

“萌萌我和你说……唔!”

颜恺转过身去,正打算开口说些什么的时候,可是冷不丁他的唇却被人突然之间给堵住了。

这突如其来的感觉让他浑身一震。

他就这样猛的睁圆了双眼,浑身僵硬到根本无法动弹。

而另一边,只见阮萌萌踮起了脚尖。

她柔软的唇紧紧的贴在了颜恺的唇上,四唇相贴的这一刻,仿佛全世界都静止了。

颜恺只觉得自己的脑袋里面一片空白,就连耳旁仿佛都可以听到自己剧烈的心跳声。

不可以,你喜欢的是苏沫沫!

脑海深处突然有一个声音炸响。

颜恺猛地回过神来,他惊慌失措地一把将阮萌萌给推开。

因为情绪失控,所以在推的时候,他手上没有能够太控制住力道。

阮萌萌被他推得一个趔趄,直接摔倒在了地上,连带着膝盖和手心都被磨破了皮。

她紧紧的咬着下唇,不敢置信的抬头看了过去

“你真的就这么讨厌我吗?”

对上阮萌萌那双清澈见底的眼睛之后,颜恺突然之间变得有些闪烁,他别开了目光

“我记得我一早就跟你说过,我们两个人之间是不可能的。”

“我知道了,从今往后我再也不会出现在你面前,再也不会打扰你了。”

这句话说到最后,阮萌萌几乎是歇斯底里的喊出来的。

她用力地擦了一把眼泪,然后哭着跌跌撞撞地朝着公园外面跑了过去。

公园外面的门口就是主干道,路上车水马龙。

阮萌萌一边擦拭着眼泪,一边横跨马路,完全就没有注意到过往的车辆。

“萌萌!”

颜恺看到这一幕只觉得一阵心惊肉跳。

他拔腿就追了出去,可是阮萌萌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

当他追出去的时候,就听到马路对面传来一连串急刹车的声音。

可当他追到那边去定睛一看的时候,阮萌萌却早已经消失了踪影。

“该死的!”

颜恺低咒了一声,他连忙拔腿就追了上去。

就在这个晚上,他几乎是跑遍了洛杉矶附近的所有的大街小巷,可依旧没有能够找到阮萌萌的踪影。

甚至于她的电话都关机了。

洛杉矶的夜晚并不是很太平,特别是像阮萌萌这样孤身一人在外面的女孩,更是非常非常的危险。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颜恺就无比的着急。

他很快地就拨通了苏沫沫的电话,电话在短暂的响了几声之后被接通了。

还不等苏沫沫开口,他便率先焦急的说道

“沫沫,萌萌她不见了!”

电话那头有几秒钟的静谧和沉默,突然之间一个森然的声音响了起来

“她怎么了?”

是厉司夜的声音!

颜恺被那冰冷阴森的声音震得头皮微微发麻。

可是现在情况紧迫,他已经来不及做太多的解释了

“这件事说来话长,你们赶紧问问爷爷,看看萌萌平时会去哪些地方,我们保持联络,我现在就去找她。”

电话被挂断之后,颜恺焦急万分地站在主干道的十字路口边上。

就在他漫无目的寻找的时候,突然发现在对面酒吧后门有几个高大魁梧的黑人,正鬼鬼祟祟地抬着一个白衣少女,往乌漆嘛黑的后巷那边走了过去。

借着微弱的灯光,颜恺能够看到那个少女的脑袋低垂着。

满头乌黑的长发,将她的脸全部都给挡住了。

虽然他看不清楚那个少女到底长得是什么模样,当是光凭着她那娇小的身段,还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就能够判断出来,那绝对是一个纯正的东方女孩。

这一段是酒吧一条街,里面鱼龙混杂,什么样的人都有。

尽管颜恺现在迫切的想要找到阮萌萌,可是让他对一个东方女孩见死不救,他的良心实在是过意不去。

颜恺脸色一沉,悄无声息地跟了上去。

在路过后巷的时候,他在角落里面摸到了一根铁棍,紧紧的攥在了手心里。

此刻,酒吧里面正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的时候。

那节奏鲜明的音乐隐约的从酒吧后门传了出来。

而在这阴暗的后巷里面,却很少有人进出。

此刻后巷里除了那几个黑人猥琐下流的笑声之外,意外的竟然还传来了一阵少女微弱的呼救声

“不要……放开我……混蛋!”

即便那个声音非常非常的温柔,但是听了整整三年这个声音的颜恺,还是第一时间将它辨识了出来。

这不就是阮萌萌的声音吗?

不知道为什么,颜恺突然之间觉得全身的血液一下子都到冲到了脑袋。

他一把攥紧了手里的铁棍,冲进了黑漆漆的小巷子,怒斥了一声

“hey!”

那几个黑人正在行不轨之事,如今突然被人打断,他们先是吓了一大跳。

可是当他们回头的时候,发现堵住他们的不过就是一个黄皮肤的东方男子,一时间脸上露出了讥讽轻蔑的笑容。

而就在这个时候,颜恺发现,瘫倒在地上的阮萌萌身上的白色毛衣已经被撕烂了一大半。

她整个人惊恐无比的蜷缩成一团,抱着膝盖浑身发抖,泪流不止。

“你们这群混蛋东西!”

颜恺盛怒之下狂吼了一声。

他举起手中的铁棍飞快地冲了上去。

其实说起来,在经过了这几年的锻炼之后,颜恺的身手其实算不上是差的。

如果一对一的话,那几个黑人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可是他如果一个人对付这么多黑人的话,还是非常有些吃力的。

这么一圈打下来,颜恺的脸上挨了好几圈,身上也全部都是淤青。

眼看着那几个黑人全部坐到在地上,颜恺只觉得全身一松,手里的铁棍也应声掉落在地上。

他喘息着,摇摇晃晃的走到了阮萌萌的身边,一把将她抱了起来。

在他回头的时候,能够看到身后那几个黑人还试图站起来对他进行攻击。

他们一个个面目无比的凶残,似乎还有进行打击报复的意愿。

颜恺这个时候再也顾不得其他,他知道自己的体力已经快要到极限了,如果继续跟他们纠缠下去,结果很可能会十分的惨淡。

所以他第一时间抱起阮萌萌,转身飞快地朝着对面宽敞的大街那边跑了过去。

那边人多,或许能够找到警察。

那群黑人被打得趴在地上快要爬不起来了,可是他们又不死心,还打算将阮萌萌抢回来。

可一抬头,却发现那个东方男子早已经抱着那个漂亮的女孩子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他们几个摇摇晃晃的爬了起来,正准备追出去的时候,发现刚才那个男人掉落在地上的手机竟然响了起来!

“发克!”

其中一个黑人暴怒地站了起来。

他发泄似的在那部手机上拼命地踩踏起来,一边大声地咒骂着。

只不过他才刚刚发泄完毕,一抬头就看到巷子口那背光的位置,一个高大而十分威武的东方男子,正缓步朝着这边走了过来。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纯黑色的西装,气势吓人。

强光从他背后映射过,来叫那些人看不清他的长相。

可是那走在阴影中的男人就像是地狱而来的煞神,全身上下都散发着一种叫人心惊胆战的死亡气息。

他一边走一边优雅的将身上的西装外套褪去,然后开始松自己的领口袖口。

他一开口,吐出的是最纯正也最地道的英文

“这只手机是你踩碎的?”

彼时,那几个被颜恺打倒的黑人,已经全部都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他们仗着自己这边人多势众,压根就没有把来人放在眼里,甚至还露出了一抹讥讽无比的冷笑

“没错,就是老子踩碎的,这手机不但是老子摔碎的,就连那个东方女子也是……啊!”

这个黑人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已经结实实的挨了一脚。

那一脚的力道实在是太大了,他整个人直接被踹得横飞了起来,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嘴一张,直接吐出了三颗门牙。

厉司夜那阴冷无比的目光淡淡的扫过其他的人,声音冰冷得就像是从地狱而来的魔鬼

“我已经有整整四年没有跟别人动过手了,你们很幸运!”

可惜呀,厉司夜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接下来当他动手的时候,整个后巷里面全部都是哀嚎惨叫,连绵不断。

“别打了,别打了,刚才那个东方女人被一个东方男人给救走了,别打了,求求你了!”

看着躺在地上已经被揍到鼻青脸肿,痛哭流涕求饶的黑人,厉司夜那双鹰眼微微一眯,最后一拳毫不犹豫的重重落下。

只听到“砰”的一声闷响,最后一个被打成猪头的黑人,也被这一击重拳捶倒在地,再也爬不起来。

将这里的残局收拾完毕之后,厉司夜这才缓缓地站了起来。

他将随意搭在墙壁外沿的西装外套取了过来,幽冷的目光扫过地上那只几乎已经粉碎的手机。

“颜恺,你最好祈祷上帝保佑你,让阮萌萌平安无事。”

要说咱们的厉大boss为什么会突然亲自出马收拾这群小喽啰呢?

原因当然是因为他本来就是一个有仇必报,但是同样也有恩必达的男人。

在这几年的时间里面,阮萌萌一直就待在洛杉矶小心仔细的照顾着厉老爷子,陪伴着他度过了这么多无聊而寂寞的岁月。

如果没有阮萌萌的陪伴,厉老爷子的身体绝对没有办法在一直能够保持得如此的硬朗。

虽然说他跟阮萌萌两个人之间并没有什么太深的交集,但是光是冲着阮萌萌对厉老爷子照顾的这份尽心尽力,他就一定要保护阮萌萌的安全。

而厉司夜他并不知道的是,就在他转身离开之后,那好像无比阴暗的角落里面一个妖冶魅惑的身影无声无息的闪了出来。

那修长的指尖上有鲜艳无比的指甲油涂抹着,香烟在她的指尖逐渐燃烧殆尽,火光时明时灭。

女人那妖艳的红唇里面吐出烟圈,娇媚至极的声音在幽暗的后巷里面响了起来

“这个男人我喜欢。”

跟在她身后两个保镖模样的男人相互对视了一眼,轻轻低下了脑袋,不敢作声。

而另外一边,颜恺抱着浑身满是伤痕的阮萌萌一路跌跌撞撞,狂奔不止。

虽然说算起来他也算是个比较能打的人了,但是以一敌十总归寡不敌众。

如果他还继续强行跟那些黑人对峙的话,十分有可能会占不到上风。

为了防止那些黑人不死心追上来,颜恺抱着阮萌萌躲进了一个小仓库里。

这个废弃的仓库还算是位于一个比较偏僻的位置。

颜恺在门口守了大概有半个小时左右的时间也没有看到人跟上来,他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只不过憋着的那一口气才刚刚松懈下来,他竟然发现全身上下都疼得厉害,以至于抬起手的力气都没有了。

他转身,跌跌撞撞地回到仓库里。

正打算去看看阮萌萌的状况,却发现她的脸上浮起了一抹诡异的红。

此刻一看到自己便拼命的扑了过来,难受的在他怀里扭动着。

“萌萌?”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阮萌萌有些迷茫的睁开了眼睛。

一眼竟然发现半跪在自己身边的男人竟然是颜恺

“颜恺哥哥!”

阮萌萌一把捧住了他的脸,不管不顾,直接亲了上去。

颜恺被她这个动作吓了一大跳,还来不及推开她,就发现阮萌萌整个人已经翻身将他压在了地上,急不可耐地覆了上来。

“颜恺,你救救我好不好?我好难受!”

阮萌萌不停的在他的身上拱着,那种空虚的感觉,几乎快要将她折磨至死了。

“该死的混蛋,竟然敢对你用药!”

颜恺一看到这个反应,立刻就回过神来

“萌萌你别害怕,我现在马上就送你去医院。”

颜恺正准备站起来,可是他身上传来那无所不在的剧痛,让他一下子无力的跌坐在了地上。

刚才情急之下,他和那群黑人打架的时候受了不少的伤。

这个时候没有了那种紧迫的感觉,身上的痛感也开始变得无法忽略了起来。